文學創作者本站:http://www.yon.com.tw/

※文創副刊即日起與大紀元時報副刊合作,所有投稿文章由大紀元時報副刊編輯二次選刊,目前暫無稿費,入選者可獲當日報紙一份※投稿本刊三個月未經回覆,視同未入選,得自行轉投他處無須告知,未滿三個月另投他處請來信抽稿 ※這裡是『台灣文學創作者協會』官方部落格,將不定期舉辦各項活動。 ※「文創副刊」徵稿資訊:歡迎各類型文學作品投稿! 創作類型:小說、散文、新詩及各類型圖文創作均可作品資格:未公開發表、出版(發表於個人部落格可)作品字數:一萬字以內 投稿、刊登、奬勵: 1.投稿各類投稿參加本計畫,皆統一以word檔格式將稿件e-mail至文創編輯部literature119@gmail.com。 2.刊登由編輯團隊執行作品類型等初步資格審查;通過之作品張貼於文創副刊部落格,刊登與否皆不另行通知。 3.奬勵暫無稿酬,但會商請本站版主群及知名寫作者共同參與評論,並每個月選出最佳文章致贈書籍以茲鼓勵。

文創獎~「文創副刊年度最佳作品」徵選辦法

每月最佳文章一覽表及票數

每月最佳文章贈書清單!!  

評論團隊介紹

第六屆文創獎 討論版

第六屆文創獎 得獎感言

 

 

  

    小說總評:沈默的角力◎謝文賢謝文賢.jpg  

 

來賓37號,您的飲料已經好了。

 

雨無聲在窗外下著,我們坐在Starbucks裡,等待討論開始。相對於現場杯盤碰撞與高聲聊天的嘈雜,我們的開場閒聊也像無聲,只是比雨還不能暫停人們的腳步。

關於寫作這項技藝,也許有個概略方向需要遵守,但從來就沒有走法的限制,只要到得了,你用滾的也行。它不像跑步或游泳比賽,並不是先到的先贏,他比較像全民逃走中或水中芭蕾,結尾雖然也會計分,但過程中的趣味與美感才是拿高分的訣竅。 評審的工作,就是要在這許多已經抵達終點的出色作品裡,選出一些腳步比較漂亮或姿勢比較奇特的文章。

相較於有一條清楚的終點線可以衡量勝負的比賽,文學競賽的結果當然是明顯更為獨斷、更為模糊,而且更為殘酷的,這對作者、對評審、對作品,都是。

因此,我們戰戰兢兢。

  

來賓40號,您的飲料好了。

文創副刊是一個很特別的媒體,創作與評論是站在同一個平台上,幾乎也會同一個時間裡產生,這是文學創作者這個網站以及後來的台灣文學創作者協會一貫秉持的想法。

我們認為,創作權固然掌握在每個人手裡,評論甚至詮釋的權力也不一定得由特定人選來把持。每個人包括作者本身皆可在副刊上對作品發表意見,每一個意見當然可以影響讀者對作品的看法,進而成為作品的一部份,討論者與該作品甚至原作者有可能共同完成另一種形式的藝術。這有點像是某種文學場域的眾議會,每一篇作品都成為一種議題,雖然論點依然是各人心證,但相信絕對都比個人閱讀更形精彩豐富。

這也是一種閱讀的擴充。

  

來賓43號,您的飲料已經好了。

我們開始了。

小說組的評審是由楊富閔、陳榕笙與我共同擔任。

當第一輪投票把我們彼此的品味與偏執呈現出來時,我心想,還真有文創風格啊!隨即呼吸加深,喉頭略沈,準備開始捍衛身為評審的自尊與對讚賞作品的堅持。

當然,是安靜的。

在商業區眾聲喧譁的Starbucks裡,文學作品的討論幾乎是默片的等級,全球化商業經營的洞穿力比文學藝術還強大。

DSC08473

文創副刊一整年的小說月佳作品總共入圍二十一篇,數量不是很多但風貌瑰麗,我們深入閱讀、試著理解、盡力分析,闡述自己的看法,並且反駁他人的論點。在這二十一篇入圍的作品裡面,我們好惡鮮明,以語言與手勢角力攻防著,看起來就像是右邊桌的保險拉客;也像左邊桌的股市預測;還有點像遠一點那桌拌嘴的小情侶。 

 

來賓84號,您的飲料好了

這是我的號碼,比二十一還多了四倍。

我們的討論也好了。

有了基本的共識,第二輪投票還是有了些許分歧,藝術評定是一件多麼艱難的事情啊 

再度討論,把作品再拉出來誇讚或貶抑一番。作者們以文字技法情節結構層層堆疊成小說身段,我們得進入縐褶紋理,為各自欣賞的小說找出隱匿優點,拿出檯面來與其他作品PK。有說服別人的也有被說服的,作品無感,在我們爭論間上上下下也不會抗議,如果是人,怕早就吐了。

 

評選結果得再等等,但來賓109號,您的飲料已經好了。

經過艱難繁瑣的取捨論鬥,有人堅持有人退讓,得獎名單終於產生。由岳岳的《倒影》奪得第六屆文創獎小說類首獎,耘田的《底棲之生》與這手的《言亥》則並列評審獎,恭喜他們。

《倒影》文字底蘊紮實,鄉土農家題材純樸溫厚,敘述手法意象紛呈,巧思層疊而出,直指人心。

《底棲之生》描寫社會底層生活,環保概念與勞工階級互喻,真實與夢境之間語態拿捏得宜,結尾光明呈現,令人欣喜。

《言亥》手法炫奇,虛實難辨,老人問題亦或許正是青年問題,小說自我辯證,正反邏輯皆引人深思。

當然,以上這些作品都是實至名歸的,但真正成就這次文創獎圓滿成功的,絕對是包含以上的所有參選作品。這會議,不是我們評審的會議,是參選作品們的會議,那些傑出的作者們,乘著他們秀色的創作一一來到我們眼前,各自盛開怒放,強勢施展,雖然文字無聲,但篇篇內力渾厚,各自暗戰不止。

也許並不全為了第一,但都在證明自己。

在Starbucks中產風格鮮明的設計空間裡;在我們三位評審一字一句的質疑與辯證中,我看見了,每一篇作品都很努力很堅持,沈默的角力著。

 

感謝所有參選者,大家與我們一起完成了一次文創式的文學藝術。

也歡迎您繼續光臨。

  

 

    評審紀錄

 

開會時間:2012年2月3日,下午3:00~5:00

地點:台北101,一樓starbucks

評審:陳榕笙(以下簡稱「陳」)

       謝文賢(以下簡稱「貓」)

       楊富閔(以下簡稱「楊」)

   

主持人:陳韋任(以下簡稱「保」)

列席旁聽:張曉惠

錄音檔整理:高菀苓

 

投票方式簡介:

第一輪投票,從二十一篇小說月佳中,評審們各選出六篇,依次從第一名至第六名給六至一分,總合後,討論有圈選分數的篇章。再進行第二輪投票,從最高的六篇中,再選三篇,依次從第一名至第三名給三至一分,選出首獎以及評審。投票紀錄參見附錄。

 

◎第一次評審投票 

 

    投票結果

作品名稱

總分

倒影 by 岳岳

2

3

4

9

雨中的韻白 by 耘田

4

 

 

4

手(下) by 舒爽

 

1

 

1

手(上) by 舒爽

言亥 by 這手

5

6

 

11

圓環之猴 by 張小馬

3

 

 

3

失眠症 by 石頭書

 

 

3

3

底棲之生 by 耘田

6

5

 

11

嚴小默 by 穆詳

1

 

 

1

瓷器 by 黃小豪桑

 

2

 

2

斷掌 by 沈默

 

4

2

6

偽基解密之韓國解密 by 袁白譜

 

 

5

5

星星留的紙條 by 呂侑庭

 

 

1

1

高加索山的天鵝 by 綠街的羊男

 

 

6

6

 〈手(上)〉、〈手(下)〉兩篇因視為同一篇作品,合計超過規定字數,三位評審互相徵詢意見後,原則上不予討論。

 

先就一分作品開始討論:

 

〈星星留的紙條〉

  

貓:〈星星留的紙條〉是一篇完整的作品,但我覺得它最大的敗筆是在把同學的講法跟梗都破開了。

 

陳:這是新手常犯的結構問題。

貓:對,想要把它講的太完整。以上是我的想法。

 

 

〈瓷器〉

 

保:兩分有一票,黃小豪桑的〈瓷器〉。

  

陳:〈瓷器〉這篇很專注的在打理小說脈落,很用心在寫。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用敘事體的方式在講一個故事。後來死掉的安娜,變成瓷器,整個被掏空,藉由主角說出一句:過度的愛可以把一個人掏空,掏空到變成瓷器,一碰就碎。這是我覺得最特別的地方,但就其他部份而言,比較不足。最後結尾讓我很欣賞,所以我給他兩分。

貓:我覺得作者似乎比較沒有評審緣。雖然在我們副刊很常發表,但是大家給他的評論都滿少的。

陳:可能他比較走靈異、驚悚小說路線,所以他的小說一向沒有很高的評價。

貓:瓷器的部份只有鋪陳一點點,並沒有與整篇小說結構呼應,跟後面的結尾也兜不上,甚至於承接不起這個結尾。

陳:可是我覺得他跟一般的驚悚小說不一樣,他用些自己的方式在呈現。每次作品都有用心稍微變化,看得出來他有在小說上嘗試轉變,我覺得他是一個不斷在進步的新人。 

 

 

〈圓環之猴〉

  

保:三分的有兩票,一個是張小馬的〈圓環之猴〉,是楊富閔投的。

 DSC08466   

楊:我覺得他是好玩的,從公共空間裡面,做一個非正統的事情,例如他在圓環裡面發生的故事,後面有點像走入一個叢林裡面。所以我很喜歡這個設定,發現他要展現猴子跟人,可以給我更多的想像力。我會因此衍生出一些想法,但不是作者明白寫在這篇文章內的。他注意到我們平常去的公領域,然後寫一個在裡面的私領域的事情,我是喜歡在他的特殊點。

陳:我覺得這篇小說,在我讀來有些特色,他裡面的主角叫張小馬,然後他的筆名也叫張小馬,有點在帶領讀者進入他小說所塑造的迷宮裡,小說趣味營造很成功,可是到後面就弱掉了,有點紊亂,我覺得後面的文字沒有處理的很好,可是他還是有試圖進入後設的寫法。

貓:我覺得他的題目與開頭,往哲學思考的方向丟出了一點麵包屑是很好的,讓我們三個評審都非常期待。可是後面情節卻太過戲劇化,沖淡了文學與哲學思考的深度,就會讓人家摸不著頭緒。因為前面的期望,導致後面的失望落差太大,所以這個也很難選下去。

 

 

 

〈失眠症〉

  

保:另外一篇是石頭書的〈失眠症〉,是貓印子投的。

  

貓:我覺得我們文創很有趣,這個副刊來了一些非常自得自在、不管外界對文學觀點怎麼想的人。這篇我覺得他就寫得非常自在,幾乎是自成一個世界在寫,用自己的想法、自己的觀點在寫。通篇情節使得失眠這個症狀最後幾乎要走向一個枯燥膚淺的命題,但是他有講到,原來是悲傷引起的失眠,就給了一點含意在裡面。我覺得這篇滿有趣的。這篇的刻劃深度不是太高,但我覺得他寫得很自在,這個是我給他分數的原因。

陳:這篇我印象很深刻,是我去邀稿的。我在網路上看看看,看到一篇文章,就寫信去問他說:「你要不要來投稿?」

貓:沒有稿費啊,什麼都沒有。

陳:是一個讓更多人看到你的機會。他也是非常客氣,說ok就投稿過來了。然後我也是發現他,在自己的創作領域非常開心的在玩,玩自己的創作。有些長篇的構思,然後有一些短篇的作品,我覺得他不錯,很自在。可是老實說,這篇比較老梗,沒有讓我很驚豔的地方。

楊:我覺得副刊就是來自四面八方的投稿者,所以題材很活潑、豐富,甚至不一定是很成熟的東西。就像這個梗,我覺得就是一個很好的創作方式。

 

 

 

〈雨中的韻白〉

  

保:四分的有一篇,是耘田的〈雨中的韻白〉,楊富閔投的。

 

楊:這篇很特別。

陳:耘田在文創投三篇,然後這篇有入選。他創作量滿豐富的,也非常的勤於投稿,我先講我的印象好了。這個結局有點後現代,有點超現實,我覺得是有點意猶未盡啦,有點看不懂在寫什麼,可是他給人的感覺就是在矇矓之間有點神秘,還是有個味道在。

楊:這個作者有把東西說完,然後我看他覺得有趣的地方就是他在營造她跟她姑姑的角色。但是我也還有一點疑問是,還不能清楚的知道他故事內要表達的是什麼。可是我覺得她跟她姑姑的東西加在一起,會激發出很多有趣的歧見,因為她畢竟是她的姑姑,不是一個路人,她們牽扯的東西會很豐富。到最後,有點像是她跟姑姑在做一個拉扯。

貓:他幾乎沒有鋪梗,就是一直往下寫,她什麼時候被姑姑領養的也完全沒有交代,之後發生一些超現實的東西,角色一直進來,但前面完全沒有鋪梗,有些意象幾乎就要浮出水面,但旋即又消失。

陳:可是我覺得他不需要交代耶。

貓:對,就有點像〈百年孤寂〉那個樣子,一直講下去。是一直寫、寫不停,這個東西它是不須要結尾的,結不了尾,想在什麼地方結尾就在什麼地方,因為它沒有什麼結構。

陳:就是一直敘事,但故事性反而淡淡的。

貓:是沒錯,但是我覺得作者還是要明確告訴我們他在講什麼,這樣評審比較好掌握,完全無法讓我抓出東西來的小說,我肩負著評審的權力,實在沒辦法輕易給分。

  

 

〈偽基解密之韓國解密 〉

  

保:五分的有一篇,袁白譜的〈偽基解密之韓國解密 〉。

 

 

陳:他還滿有才華的。可這篇很搞笑,我看的時候一直在笑。但看完之後覺得空空的,沒有很正式的議題在裡面。雖然不是所有故事都要有意義什麼的,可是我覺得他嘲諷得太多了,在一個文學獎的競賽裡面,反而不會受到青睞。

貓:但是我們是文創啦,不要那麼嚴肅來看,他是有個樂趣在。

陳:他有閱讀樂趣,他也有可能性,可是……我沒有辦法把分數給他。

貓:就像榕笙剛剛講的,他有閱讀樂趣,內容也有足夠的社會共識。可是這篇再放兩年就不能看了,因為他的時事已經都過去了。但是在這個當下看,有共歷時事的戲謔感,其實滿佩服他的創意。

陳:有批判性。

貓:他有些梗看起來像隨意寫的,但就像主角的名字,也都有簡單的在鋪陳一個梗。所以我覺得我喜歡這個作品,就給他分數。

陳:我喜歡這個作者,因為年底的時候,我有發信給一些常投稿的小說作者,告訴他們還有幾篇的空位可以投稿,然後他就在短短的兩三天內生出一篇作品,那篇作品就不錯,可惜沒有入到決審;我覺得這個作者很努力的在說一些故事,有自己的世界、有自己的脈絡。

貓:他的部落格有寫到文創的事情,說他受到鼓勵。

陳:創作者本來就該互相鼓勵的。DSC08470

  

 

 

 

〈斷掌〉

  

保:六分的有兩篇,一篇是沈默的〈斷掌〉。

  

陳:沈默這篇是新風貌的武俠,我覺得他為武俠注入一股活力。然後,他的文筆真的是很不錯,我非常欣賞他的作品。可惜他只能排到我心中的第三名,因為作品不完整,沒有很完整的脈絡。

貓:應該有人會覺得他的文字過於艱澀。就太華麗、太雕琢。

陳:是華麗沒有錯,但不至於到艱澀,就是一種風格。

貓:這篇我也有投,分數也不高。但是以這次入選小說的整體文字來說,他可以排到我的前三名,但是就是因為他的作品不夠完整,很可惜。我覺得裡面的一些想法很特別,譬如說男生的斷掌與女生的斷臂互相接合,是很簡單又有意思的創意,但是以前都沒人想過。其實很有梗,也寫的很有趣,雖然最後敗在結尾,說的太明白,大可以停在女主角失去知覺那裡。

陳:有人講過一個說法,在三大報中、或文學獎中,武俠都打不進去。也許在地方文學獎,讓武俠與地方結合還不錯,但是三大報就不太可能。所以我把他排到我的第三名,是因為作品很夠格、文字細膩得可以來跟其他社會寫實的作一較高下。可是就這篇來講,還是有一些文字或完整度的缺點,所以我不堅持要把他放在前三名。 

 

 

〈高加索山的天鵝〉

 

 

保:另外一篇六分的是,〈高加索山的天鵝〉。

 

 

貓:在我選的文章內他是第一名。不管是他的文章結構還是文字,在整個入選小說裡面是最成熟的。這個作者其實是文創的常客,一直以來的作品都滿有水準的。我覺得這篇內裡的含意,每個人物、角色、場景的背後都有含意,是很有實力的作家,雖然他是文創副刊的常客,但單就這篇作品本身來看是好的、優質的,所以我給他第一名。  

陳:我沒有給他分數的原因是,我覺得他的技巧是夠的,但他的命題、他的主題、他的焦點有點偏了。這篇沒有辦法讓我很感動,包括取材:不管是性、愛滋或毒品,只是反覆在這些東西內,並沒有跳脫出來,呈現出令人耳目一新的想法。雖然他的技巧也夠,也許風格就是這樣。但我覺得一直專注在某些層面上,漸漸的讓作品失去可讀性。這是我個人的意見啦。

  

 

〈倒影〉

  

保:九分的有一篇,是岳岳的〈倒影〉。

 

 

陳:〈倒影〉這個篇名,是我在編輯時回信建議他的,他原本取了一個比較不特別的名字,好像叫做〈水男孩〉,然後我跟他說改個名字、修改一下再投過來。他把比較累贅的地方都修掉了,可是還是有幾個地方講得不明不白。例如檳榔在後面就沒有講得很明白,但我覺得他有發展鄉土小說的潛力,也抓的住那個氛圍。他常常會有些出乎人意料的好句子,所以我覺得他是一個值得期望的新人,給他滿高的分數。

貓:我的看法也是這樣。說實在的這篇的題材很討喜,在裡面也有一些小創意,例如那個智障、例如那西瓜。

楊:那個智障最後變成一個懸念。

陳:還有那個倒影。

貓:我覺得那個驚悚感,比整篇都在驚悚的文章好多了。覺得這篇的作品結構或氣氛營造,都很不錯。

楊:在看這些作品的時候,會想說他有沒有哪個點是很有發展性的,我在這篇看到滿不錯的東西,有亮點。我覺得他裡面很有企圖心,寫的不錯。他是一篇很典型的鄉土小說,感覺是在廟口打架,警察會出來。我覺得他的故事語言可以再多一點。像那個菁仔是一個離婚、回到鄉下的女人,可是這個東西出來的不夠,好像有沒有離婚都沒關係一樣。

陳:這就是我覺得他的小說有些地方沒有講得很明白。 DSC08480

 

 

〈言亥〉

  

保:最高分的11分有兩篇,一篇是這手的〈言亥〉。

  

陳:我個人是覺得〈言亥〉這篇小說掌握的很好,也很有企圖心。在閱讀這篇的當下是滿震撼的,有點後設意味。他一直在跟讀者對話,問說這些老人到底跑到哪裡去了?主角開始去找這些老人。

貓:然後就被同居人殺死了。

陳:有一些讓我很驚訝的地方。文章內有一些很不錯的短句。然後,敘述者故意角色不明。

楊:他出發的角度很有趣,寫反老人,他的老人可以指涉成傳統之類的。

陳:可是我覺得他的本質上,是「反」反老人的,主角一直對老人不尊敬、懷有恨意,後來那個身份不明的女主角就用石頭把他砸死了。那個包裹感覺是女主角跟老人有祕密結盟。

貓:我覺得有一個敘述觀點的問題。那個敘事者、那個女生沒有跟著出門,要如何敘述主角從家裡出去之後的遭遇,覺得怪怪的。

陳:從第二人稱變成第三人稱,這樣子?我覺得這不是問題耶。因為有些電影也會這樣子呈現。

貓:就是剛剛說「故意讓敘述者角度不明」,那個「故意」的要有技巧,故意也得要有個「意」,才有去做的這個「故」的存在。但是如果我捉摸不出他的意思,或解釋為他完全沒有任何意圖的故意作為,那小說就失去了支撐,怎麼寫都可以了,這樣其實我是無從評起。

楊:我是在想說他的敘述觀點要選擇用「我」。

貓:因為「我」是存在的,如果用「我」來去跟老人對話,內容可能會更豐富一點。可是後面都是「我」結尾,沒有一個第三者去把他打死。

楊:不過「討厭老人」這個梗還滿有意思的。現在是個老化的世代,然後我要怎麼去面對這個世代,兩者衝撞出故事,我覺得還滿吸引我的。

陳:我覺得他表面是在講老人,但是是反社會,是在衝撞作者自己內在的一個反射。分裂出一個角色去反社會,他覺得這個社會老化了,然後又出現另外一個原則來壓抑這些想法。所以在反覆驗證恨或其他情緒,還滿有趣的。

貓:可能是我的想法比較保守。你們剛剛提到對於新鮮的看法,我個人是比較傾向給看得到未來的作品分數,但是這篇我覺得是在臨界點上,它有可能是一種鮮明的風格,但也感覺是走到很偏頗的路上,這個也是我比較不敢下分數的原因。

楊:嘲諷式的書寫,如果太流於遊戲,會造成二元對立,或偏離故事主軸,容易失焦。我覺得可以提高敘事語言陌生化的程度,文學性或許會跑出來。而整個文體若能與主題聲氣相投,主題談反叛,文筆就不要那麼乖,可以多斷句,或修辭顛倒等手法來營造文體風格。

陳:我覺得身為一個寫作者,有他的專注力跟執著,才能很精準的探討一篇文章的構思,他的文字使用跟直覺都很好,所以就我來看,人稱變換或者缺點都是小瑕疵。如果是這篇作品,我還是會堅持讓他在前三名。

貓:我是單就這篇來評分,不然這個作者其實是高手,其他作品寫得非常好。他這篇小說至少有一點我很欣賞,就是寫得有點弔詭,卻沒有用很詭異的技巧、超現實或者夢境之類的手法來取巧。他其實用寫實的、硬橋硬馬的寫下來,卻寫得非常的「幻」,這是我覺得他很厲害的地方。 

 

 

底棲之生

  

保:另外一篇是耘田的〈底棲之生〉。

  

楊:這次許多文章寫一寫就跑進夢去了。而我給他第一名的原因在於作者處理夢境,他的魚也是抒情的,文體跟著故事在跑,我很喜歡他在入夢之後,寫螃蟹、魚、蝦蝦,細節都掌握了,這是我自己的閱讀喜好。但我覺得文章可以再緊湊一點。

陳:現在看起來,我覺得他有他的企圖,也有想要講的東西。但現在我不是很想給他那麼高分,因為中間拉拉雜雜的太多了,也許還是高分,但不會是第二高。他還是一個很棒的作品,有很多感動人心的情節。可是他講得太多失去力道了,到後面有點渙散掉了。

貓:要說是感動的話,有點……我想我們都看得出來這是在灑狗血,但是我很喜歡他在兩種場域之間的敘述文字有做一點點變化,這是基本要求,但一般都是一種文字通到底的。其他的話,我覺得他的文字太鬆散了。

楊:雖然寫流浪漢,透過流浪漢眼睛看世界、屬於流浪漢專有的味道,打扮,肢體語言都略顯不足,可當故事轉入夢境,文字風格也跟著起變化,讓我覺得他是有潛力的。因為有時後顧是層次一換,文字風格沒跟著跑,會看起來很奇怪。他有個層次變換,所以我把分數給他。

  

 

保:那五分以上的有六篇,分別是〈倒影〉、〈言亥〉、〈底棲之生〉、〈斷掌〉、〈高加索山上的天鵝〉、〈偽基解密之韓國解密〉。這幾篇進入第二輪投票。 

 

◎第二次評審投票

  

保:第二輪投票非常的集中,總共只有四篇小說獲得票數,開始唱票。
〈高加索山的天鵝〉三分
〈底棲之生〉四分
〈言亥〉五分
第一高分是〈倒影〉六分
〈倒影〉在一開始是第三高分,討論過後變成第一高分,有人對這個結果有意見嗎?

 

陳:〈倒影〉的話,我很清楚他原本的名稱是〈水男孩〉

貓:可是名稱沒有影響吧?

楊:是沒什麼影響。

陳:但是如果是〈水男孩〉的話,我就不會投他了。雖然他裡面真的有很多寫的不錯的地方。

陳:如果〈倒影〉第一名我沒有意見,但是我會給〈言亥〉評審獎,因為我原本屬意的第一名是這篇。兩個比較起來的話,創作層次是有差的,但是〈倒影〉他觸及方向是偏鄉土小說。所以如果沒有重大瑕疵的話,大概就是這樣了。

楊:我會原本希望評審獎是〈底棲之生〉啦……

貓:我倒是對〈高加索山的天鵝〉沒那麼堅持。

陳:這種投票算是一種盲選啦。〈倒影〉這篇沒有重大瑕疵,整體看起來也還不錯,可是我自己喜歡的是〈言亥〉,所以我會想給他評審獎。針對這個結果,看你們有沒有其他意見?或者是要並列獎項?因為投票就是這樣,我可以接受。

楊:我也可以接受。

貓:其實第一名,討論跟投票後的結果就是這樣。

陳:那評審獎要分列嗎?

楊:因為我覺得〈底棲之生〉是一篇滿不錯的作品,但是在決審時沒有出線。我對第一名是沒什麼意見啦,可是我會想給他評審獎,所以以並列的話……

貓:可以啊。就是我們三個都同意的話,其實是可以的。榕笙你覺得可以嗎?

陳:可以。不過評審獎要自己提供獎品,像我的話就是送書。

貓:就是沒有獎金。我是站在鼓勵的角度,給這些努力的投稿者。

陳:小說作品是篇數最多的,二十幾篇。所以首獎就是〈倒影〉,那評審獎就是〈底棲之生〉、〈言亥〉,大家沒有問題吧?

楊:同意。

貓:沒問題。

陳:那就謝謝大家了,評審會議到此結束。

DSC08474-1   

 ◎附錄:評審票選單

 

 

    第一輪投票

 

作品名稱(附超連結)

總分

倒影 by 岳岳

2

3

4

9

角色扮演 by 王昕琦

 

 

 

 

雨中的韻白 by 耘田

4

 

 

4

手(下) by 舒爽

 

1

 

1

手(上) by 舒爽

言亥 by 這手

5

6

 

11

圓環之猴 by 張小馬

3

 

 

3

迦陵頻伽 by 耘田

 

 

 

 

失眠症 by 石頭書

 

 

3

3

K的情人節 by 雨諄

 

 

 

 

崩落的宅世界 by 咦小笑

 

 

 

 

底棲之生 by 耘田

6

5

 

11

嚴小默 by 穆詳

1

 

 

1

瓷器 by 黃小豪桑

 

2

 

2

墓歌 by XO

 

 

 

 

斷掌 by 沈默

 

4

2

6

噬罪罐頭 by 裸子

 

 

 

 

涅斯 by 洪儀庭

 

 

 

 

漂浮 by 王昕琦

 

 

 

 

偽基解密之韓國解密 by 袁白譜

 

 

5

5

星星留的紙條 by 呂侑庭

 

 

1

1

高加索山的天鵝 by 綠街的羊男

 

 

6

6

 

    第二輪投票

 

 

 

作品名稱(附超連結)

總分

倒影 by 岳岳

2

2

2

6

言亥 by 這手

1

3

1

5

偽基解密之韓國解密 by 袁白譜

 

 

 

 

底棲之生 by 耘田

3

1

 

4

高加索山的天鵝 by 綠街的羊男

 

 

3

3

斷掌 by 沈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terature2009 的頭像
literature2009

文創副刊部落格

literature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岳岳
  • 看完評審記錄我很開心
    我想參加文學獎
    不論得獎與否
    主要是想看自己的缺點
    至少那是我參獎的初衷啊
    能夠找到自己還有許多缺點
    那個意義勝過其它附帶的東西

    辛苦各位評審老師了
    星x客真的不是普通吵耶
    想到你們在裡面討論的畫面
    忍不住想偷笑

  • 恭喜岳岳得獎,
    我自己也得過文創獎,
    當時大家湊了五千塊給我當獎金,
    還送我一座超重的獎座;
    很多年以後你或許會得到更多其他獎項,
    但也許只有這次,
    會讓你覺得寫作並不那麼孤單,
    寫作者鼓勵著寫作者,
    是一種善意的能量,
    能讓人走得更遠,更加真誠。

    另外,關於在星巴克開會,
    我們只要聽得到彼此說什麼就好,
    但後面做逐字稿的編助比較辛苦啦。



    榕笙

    literature2009 於 2012/03/12 00:14 回覆

  • 舒爽
  • 雖然自己的作品不列入討論
    但我仍是忍不住想對文創裡的工作人員以及評審們給予最高的敬意。
    每個月選取一篇最佳,再從12個月裡選出年度最佳。
    這樣的方式不僅公平、公開,且穩定,讓所有對寫作有興趣的人都能有個很好的投稿窗口。
    重點是每個投稿人的作品都有評審老師會認真的看完並講評
    我想這對於每個寫作的人來說是最重要的事了

    稍微看了下,得獎的人普遍很年輕(對比我而言)
    這或許代表許多年輕人都會選擇從文創這裡開始投稿出發
    從中學習並得到寫作的樂趣
    或許再過幾年,文創有了些知名作品或作家出現在各大出版社的書籍裡
    有了些財團或有心人的獎金挹注,就能成為台灣或華文地區頗有聲望的投稿獎項
    期許文創會發展成"那些年,我們一起投稿過的地方"

    小弟我沒有多餘的資金能給予各位運作文創的人員
    只能勉力讓自己保持一年投稿一篇的方式了...
  • 舒爽,我投了你一票,
    因為我真的喜歡這篇小說;
    雖然因為不符規定必須忍痛捨除,
    但我想,大家都看得到,
    這就是一種寫作的態度:
    必須寫,而且不計較成敗得失。

    請一定要繼續投稿,
    也多嘗試其他發表管道與文學獎,
    把最好的都先拿出去參賽;
    有閒暇時寫些小品文或極短篇給我們,
    那已經是對我們最棒的支持了。


    榕笙

    literature2009 於 2012/03/12 00:21 回覆

  • 謝文賢
  • 岳岳,恭喜你。
    很大很大的優點要繼續保持,很小很小的缺點慢慢改進就可以了。

    舒爽的小說寫得這麼好,千萬不要一年只有一篇啊!

    其實所有入圍作品都很好,
    沒入圍月佳的作品裡也有很棒的遺珠,
    很感謝大家豐富了文創副刊
    寫作不是請客吃飯,是不用談溫良恭儉讓的
    大家就拼命繼續的給他寫下去吧!!!
  • 咦小笑
  • 每次上線,都會到文創這裡走走逛逛,
    看到大家寫的文章,看到還是有那麼多人默默耕耘著自己的寫作天地,就會心想自己是不是我也該動筆了?
    而不該以現實生活的忙碌,充當藉口。

    看到第六屆文創獎出爐,
    想到自己也是這個天地裡的小小參與者,
    就有種餘有榮焉之感。

    寫作的路上,想到這個地方的每個朋友,似乎就不會感到孤單了。

    繼續Fighting吧!

  • XO
  • 我去找塊豆腐自盡好了……
  • yu chun
  •   舒爽說的很好!大家要一起寫作發表,才會熱鬧有趣呀!反正創作本來就是一件很孤單、很一個人的事,一定要靠後來與讀者、創作者討論交流,平衡一下兩極,才會有動力繼續下去!
      喔,當然,文創團隊是一百分的呀!明年大家還是要一起加油(啊應該是今年)。
  • 侑庭
  • 事隔近三年
    我才發現原來還有這麼一篇會議紀錄
    當年我不過才16,17歲的年紀,懵懵懂懂地將星星留的紙條投稿給了文創會
    竟真的得了元月的最佳小說
    殊不知後來竟在決審的會議記錄中還被提上了一筆
    事隔多年才發現此事。雖獲票相當低,最終也沒獲獎
    但心中滋味依舊是筆墨難以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