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穿起了剛燙好的粉紅色碎花洋裝,在鏡子前凝視著她瘦長的身影,一頭飄逸的長髮,春心蕩漾。鏡子裡的雙眼看在她的眼裡,迷迷濛濛的水汪汪大眼注視著一個四十幾歲的熟女,有一點那麼知識的成熟韻味,又有一點那麼涉世未深的少女天真的笑容,如果不是髮際邊上的幾根白髮,說她是三十歲的輕熟女,別人未必不相信。

     往南部的高鐵車上,在假日前夕,擠滿返鄉、出遊的人潮,每個人都想在民國百年過一個不一樣的元旦假期。她訂好墾丁的旅館,一個人出發到島嶼的最南端,想要慶祝、還是要憑弔這個年過四十好幾的單身熟女,即將要邁入五十的老年生活。青春已逝、年華不再,總是還要抓住一點什麼來讓老年回憶,所以盡情的青春吧!台北的高鐵車站沒有給人一種出發遠行的快感,因為感覺不到月台上等車、火車緩慢進站、心跳慢慢加速的喜悅。她背起行囊,踏上車廂,這個動作讓她覺得酷斃了,找座位,和別人閃身而過,這是旅行者的基本行動。在靠窗的座位上,她望著窗外急逝而過的風景,慢慢有了旅行的意義。她的旅行是想要讓單調的生活,加點不一樣的顏色。所以她穿了一件粉色碎花的洋裝,在寒冷的台北罩上一件桃紅色的風衣外套,青春洋溢。窗外的天色越來越明亮、陽光露出它和藹的面貌,她的心情也越來越激動。終於離開灰暗的台北,整個冬天都在陰雨綿綿的寒冬裡,快要窒息的空氣,把她鎖在一個小套房裡,都要不能呼吸了。一個人在台北,生活不痛不癢,沒有台北人的紙醉金迷,而是單調平凡。南部的陽光真的把她燦爛的笑容緩緩的施展開來,粉紅碎花洋裝也像沐浴在日光下的嬌豔玫瑰,鮮豔的跳起舞來。她神采飛揚的背著行囊走出高鐵站,陽光在她臉上灑下了金色的光芒,像是仰望著太陽神阿波羅,明豔動人的向日葵。 

時間還早,就先在高雄逛一逛。 

一個人的旅行是有一點那麼不安的孤獨感,卻又有說不出的自由自在。高雄是個熱情的都市,從街上人們溫暖的笑容就可以看得出來。她搭上往西子灣的捷運,捷運上的座位並沒有座滿,有一些人悠哉的佔據自己一個地方,並不是大家不想坐,她想應該是高雄人的悠閒讓大家不那麼累的急於坐下來休息。來到一個悠閒的都市,頓時她覺得肩膀上的壓力都掉落一地,她的粉紅碎花洋裝在這個城市有了輕鬆玩樂的氣息。其實這時候她也蠻希望身邊有一個人可以與她分享她的快樂,但一個人旅行的意義不就是要把孤獨的喜悅發揮到最極致嗎?她把她的情緒封鎖在一個滿潮的狀態,讓一切歡樂都停留在內心裡。 

徐徐的海風吹過她的臉頰,鹹鹹的海味穿透她的皮膚,隱隱的刺痛了她的神經。來到南部就是要來到海邊,冬天的暖陽並不那麼的炙熱,她感覺到的是寒風中帶點溫度的招呼,向她呼喚歡迎來到西子灣。海有一種神祕的象徵,它的深不可測、它的潮來潮去、它的冷暖變化,這不正像她的情緒,在一個人旅行的時候,只有自己承受。所以她喜歡海,她要來感受海風的吹拂、潮汐的變幻和一個人在海邊的歸屬感。正午時分她登上打狗英國領事館,為的是有一個遮蔭、避陽的地方。這裡有絕佳的景觀,可以欣賞海天一色的美景,沉思、冥想、聽海的聲音,任她遨遊。她打開筆記本,寫下了: 

海天一色

  

海不知到了什麼地方

夕陽也沒了顏色

我的咖啡正冒著濃煙

因該是夜晚來了吧

 

我不在海裡

風也不跟我說話

星星也放棄了光亮

因該是太陽出來了吧

 

海天一色就在眼前

因為昨天的夕陽

悄悄的把落日帶到了

地平線之外

 

陽光很奮力的上升

是為了爭一席之地

在天空中的白雲

搶在前頭冒出了一抹花朵

 

我的咖啡正冒著濃煙

海很大方的分享他的熱情

金光閃閃的炫耀他的美麗

海天一色就在眼前

 

我的夢做的正香甜

  

一個人的旅行有時也必須與當地人做一些溝通。於是她選定了一個目標,一位若有所思的女子就坐在她的左邊,正在振筆疾書。她的眼睛往左邊偷偷的瞄了一眼,餘光所及之處似乎看到了遺書兩個字。她在想著要如何幫忙這位身陷慘境的女子,但往墾丁的車程即將來到,她還是決定一探究竟。

      『你好。』她以最溫柔的口吻跟這位女子打招呼。她並沒有回應她,她想不能就這樣放棄。於是她再度開口:『請問你是高雄人嗎?』女子抬起頭,眼光有些散漫,並且帶點憂愁,好像已經六神無主了,需要別人的指引。女子沒有說話又低下頭去,她覺得要再進一步的打破她的心防,她說:『我請你喝杯咖啡好嗎?』請侍者送來兩杯咖啡。冰冷的空氣好像在她們兩人之間漆了一道牆,她決定要做點事。她的一個不小心,左手一揮,把咖啡翻倒在遺書上面,所有的字跡都煙消雲散了。這個女子望了望她,雙眼哭求著,眼淚滾滾的流了下來。她跟女子連忙道歉,心裡想這是個好機會,她說:『有什麼我可以幫妳的嗎?』女子的哭泣像黃泉一樣源源不絕,過了半個小時,心情平靜了下來。女子開口說:『謝謝妳!』她給了女子一個溫暖的微笑,像她的粉紅色碎花洋裝一樣的燦爛。女子又說:『我本來寫了遺書是要向我父母道別,因為我不想活了。』她說:『生命那麼可貴,怎麼可以說放棄就放棄,妳看看這一片海洋,孕育了多少生命在裡面,裡面的生物都在一個食物鏈裡頭,他們都要為食物你爭我奪,有聽說他們想要自殺的嗎?人的生命最可貴的就在他的靈魂的與萬物不同,因為他有智慧可以思考與判斷,我們自己可以決定我們要活得快不快樂。』女子的心情慢慢的緩和下來,緩緩的說:『我是從台北來的,我的先生要跟我離婚,因為我玩股票負債一千萬,我不知道我以後的人生要怎麼過,因為一切都絕望了。』這確實是一個難題,她想不出能跟她說些什麼,但只要有決心不是就能改變一切,這是她母親常常跟她說的。於是她說:『先把妳的心情平復下來,辦法是人想出來的,改變就能決定一切。我剛好要去墾丁旅行,妳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放鬆一下心情,再來想想看下一步要怎麼做,或許會想出一個好辦法。』女子帶著感激的眼神說:『謝謝妳,妳救了我一命。』 

一個人的旅行總是有些意外的產生,但如果結局是好的,那也是令人歡喜的。高雄的黃昏稍稍起了風,她穿起桃紅色的風衣,很高興旅途中多了一個伴侶。夕陽在車窗外慢慢消失,夜爬到了眼前,一切都在平息與休息中,所有的煩惱都要等明天太陽升起時,再與它慢慢的打交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terature2009 的頭像
literature2009

文創副刊部落格

literature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