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匆匆穿過人潮,快步往前方走去。就算是假日,東區人也太多了吧?每個紅綠燈都擠滿了人,還有在紅燈時出現的工讀生,拿著傳單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到處發放。本來人就夠多了,再加上這些不停穿梭的傢伙,更是顯得擁擠不堪。

  就像現在一樣,好極了,又是一個紅燈。工讀生就像兀鷹一樣在人們身邊盤旋,他理也不理,直直看著前方。不是他不體諒人家,實在是這天氣熱得讓人發火。他扳著一張臉,擺明了不希望任何人來打擾他。綠燈一到,他就一馬當先走了出去。

  穿過紅綠燈後,是一間Starbucks。以前忘了哪個老師說過,在Starbucks喝咖啡看書的人,無非是希望藉此提升自我價值,是要讀書給旁人看的。這話說得一點也沒錯。Starbucks裡面的人不是讀書看報、就是拿出最新的iPad3把玩,一副高級知識分子的樣子。拜託,在台北市的連鎖咖啡店用Apple產品並不會讓你顯得多高級好嗎?他掃視過這些人,不經意地用鼻音「哼」了一聲。

  然後他在店門口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或者說,熟悉的飾品。

  那個女人左顧右盼著,似乎在等什麼人。她有一頭及肩的長髮、輪廓分明的雙眼、白皙的柔嫩肌膚。但並不是她亮麗的外表使得男人停下腳步,他注意到的是在她脖子上,一個小小的pick首飾。那是一個手繪pick,上面畫著滿臉通紅的小豬,一副怒氣沖沖的樣子顯得愚笨。畫上沒有鑲水鑽、沒有什麼特別的裝飾,是相當樸素的飾品。

  但是男人卻愣在原地,雙眼注視著那個吊飾。

  感受到了男人的視線,女人朝他看過來。先是略帶困惑,接著轉為像是被誰冒犯了的眼神。良久,她忽然張大雙眼,似乎也想起了什麼。

  「小狼?」男人有些不可置信的開口。

  聽到這個熟悉的稱呼,女人兩手遮住嘴巴,驚訝地問:「你是……小豬?」

  兩個暱稱一出口,兩人都靜止了。是男人先發出沉悶的笑聲,緩緩走向女人。「真的是妳!哈哈,我的天啊,要不是那個pick,我還真認不出來。妳變了好多。」

  「你倒是一點都沒變啊,怪物。」女人放下雙手,也笑了出來。「從國中開始就是這張臉了,一直到現在都沒有變。只有我一個人變老了。」

  才沒有變老,女人變得更漂亮了。男人心想。多年前遇到她時,他們都還只是乳臭未乾的國中小毛頭。那時候她是個小女孩,總是戴著一副過時的眼鏡,還有謹守校規的短髮。現在卻變得完全不同了。這還是他第一次看到女人化妝,化了妝後果然成熟許多,也變得更亮眼了。她現在不再戴著那副眼鏡,取而代之的是有點淡藍色的隱形眼鏡。還有以前包覆在樸素制服下的好身材,現在也在那一襲低胸小洋裝下一覽無遺。女人真的變了,應該說,女孩真的變了,從小女孩變成了女人。

  不過他沒有對女人說這些話,只是訕訕地搔著頭。「沒有啦,過了這麼多年本來就會有點改變,是妳記性好。」他眼角餘光注意到女人的右手無名指戴著戒指,但並沒有多說什麼,反而是問:「妳在忙嗎?要不要喝杯咖啡?」

  「呃……。」女人有點生硬地回答。

  「沒有空就算了。只是想我們好久沒見面了而已。」男人連忙解釋。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麼慌張,請人喝咖啡也不是第一次的事情了。

  不知道是不是看到他緊張的樣子,女人笑了,露出一嘴潔白的牙齒。「好啊,我不急。」

  「真的?」話才剛出口,男人就想狠狠咬斷自己的舌頭。問這什麼問題啊?

  「真的。」女人低下頭,還是笑著。

  男人連忙把手伸進口袋裡拿錢包,順便摸了摸手機。就領著女人走進Starbucks。點飲料時,她就站在男人旁邊。一股淡淡的香水味飄來,掩蓋了整間店的咖啡豆味道,他嗅不到其他味道。女人以前是不擦香水的,但他記得每當她為了準備演出流汗時,總是有陣甜膩的香味飄散。那不是人工的味道。

  「你要喝什麼?」

  「啊?」男人回過神來,發現女人正直直瞪著他。「喔,我要喝……我要喝拿鐵。」他慌慌張張地點了咖啡,又連忙掏出錢包,搶在女人之前付帳。「我請妳。」他說。

  「我自己付就好。」她說。

  「沒關係,是我找妳的,我請妳吧。」男人不給她任何反駁機會,迅速地拿錢結帳。

  每次請客都是這樣,兩個人都會你請我我請你的推來推去,女人也是。她不願意平白佔他便宜,一直堅持要把錢塞給他。他也像平常應酬時那樣,一而再再而三堅持要請客。這樣一直到他們坐下時,女人才好不容易放棄了請客的念頭。他記得以前要請她喝杯珍珠奶茶沒有這麼麻煩。

  「那……你現在在做什麼呢?」他們就座後,維持了好一陣子的沉默。就像是十幾年的時光化成了一堵牆,硬生生擋在他們之間,把所有聲音都消去了。男人想了千百個話題來起頭,在出口那瞬間卻又都硬生生吞了回去。最後還是女人先開了口。

  「我在做工程師。」男人有點不好意思地低下頭,這真不是個值得驕傲的職業。而且跟以前的他一點都不像吧!

  果然,女人驚訝地摀住嘴巴,那動作就跟當年一模一樣。男人不由得露出苦笑。她還是跟當年一模一樣,變了的是他。「吉他呢?」女孩問道。

  「沒在彈了,那把吉他被我收在儲藏櫃裡,國中畢業後就沒碰過了。有天拿出來時發現弦都斷掉了。哈哈,很好笑吧?當年我玩音樂得那麼瘋,結果卻跑去做工程師。」男人東拉西扯地說著,邊說邊對自己乏善可陳的人生感到悲哀。

  在那一年,他們都還青澀,卻又光輝耀眼的十三歲,青春像是煙火般燦爛、也煙火般短暫。女孩幫男孩挑了一把吉他,男孩則回送一個pick。他們經常把對方的禮物帶在身上,但是什麼都沒有說。沒有甜言蜜語、沒有勾著小手上下學、甚至連彼此的聯絡資料都沒有留過。就這樣默默地過了三年。

  青春燃燒後,所殘留的最後一點點煙霧,就這麼「呼」地一聲,隨著秋風被吹散了。

  他們畢業、他們失去聯絡、他們各自成長、他們消失在彼此生命之中。過了這麼個十幾年,他們又偶然遇到。女人變得好不一樣,在她眼裡,男人又是什麼樣子呢?他是個沒車沒房的勞苦上班族,不再像以前那樣彈著奇怪的音樂,那雙長繭的手逐漸變成容易痠痛的電腦手。他頭髮變短了、人也長胖了、膚色也沒有以前那麼健康,她還覺得他沒有改變嗎?

  他們有一句沒一句聊起彼此的生活,就是很有默契地繞開男女朋友那一塊。

  女人的手機響起,她接起來說了幾句話,然後跟男人說:「對不起,我要走了。我未婚夫來了。」

  男人沒有說什麼,推開椅子默默起身。他也沒什麼可以說的。那年是那年,現在是現在,他們過了這麼多年,本來就該不一樣了。他從口袋拿出記事本,最後又把它收回去,反而從口袋中拿出名片,雙手遞給女人。他沒有說話,女人也沉默地拿走名片,快步邁出店門。

  男人已經不是當年的他了,他現在的的確確有那個勇氣可以跟女孩要電話。但他就是做不到,也或許是根本沒有那個必要。

  他拿出手機,按下開機鍵,果然未接來電有個二十多通。男人慢條斯理地打回去,電話那頭傳來熟悉的叫罵聲:「你去哪啊?領個錢是要領多久?」

  男人揚起嘴角,卻不知道自己為何而笑。他邁開步伐,連忙趕回女朋友身邊。

  那是屬於他們,從沒說出口過,小小的暗戀故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terature2009 的頭像
literature2009

文創副刊部落格

literature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