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有一座理想森林。和大部分的的森林一樣,森林裡有各式各樣的動物居住,每一種生物有各自的生物習性及特色。不一樣的是,理想森林裡的動物們比外面的一般生物更有自己的主見與想法,有些具大老闆性格、有些則具大藝術家氣質。

這座森林的獨特性,從牠們建起的房屋就可窺見一斑。這座森林裡的每一間小屋都美得像藝術品,有些是極具異地風情,有些則是以創意手作聞名。

由於這座森林特色鮮明,幾次意外闖入的外地生物驚見這裡的美麗,在歸途時亦將理想森林之美帶回,使得之後特意前來理想森林欣賞這座森林之美的外地遊客越來越多。

漸漸地,這座森林的生物效仿人類的現代文明社會,開始積極地發展商業行為及觀光經營模式。當這條座森林因為觀光商業策略逐漸繁榮起來之時,理想森林的藝術性及其獨特性更加聲名遠播。

 

森林中有一部分的居民首先提出管理的概念,牠們看好理想森林未來的發展,有鑑於這裡的商業及觀光行為日漸複雜,這些看好森林未來發展的動物們決議組成地方上的組織,並且召集森林裡所有進行商業活動的居民,加入組織會員,並且收費。

由當時組織的頭頭紅毛豹,積極向外面的大型組織爭取資源。另有兩位副頭頭為笑面狐狸及樂天烏龜,其他組成的動物有小白兔和大嘴貓、啄木鳥、黃鼠狼。

 

有一天,外地的小花栗鼠放暑假了,被牠媽媽安排來到理想森林工作,短期的協助理想森林管理組織裡的業務。小花栗鼠抱著學習的心態,很開心地來到這裡。

來到組織的營本部,小花栗鼠首先認識負責組織瑣碎常務的小白兔,並待在牠左右協助組織內的大、小雜事。和小白兔相處一個多禮拜之後,小花栗鼠感到奇怪,為什麼組織內的其他重要成員鮮少來到小白兔這裡呢?

在幾次的業務之中,小花栗鼠和這裡的居民相處,也開始和幾位組織內核心成員有所接觸,感覺到牠們的熱情與理想。

牠們說,牠們除了自己的小店要經營之外,組成這個組織並沒有獲得額外的利益,純粹是為了「理想」,為了讓理想森林變得更強大、更繁榮;讓在這裡生活的所有居民生意能夠變得更好、生活能夠變得更加快樂。

涉世未深的小花栗鼠,從他們口中得知,牠們總是利用自己店家營業時間結束後的晚上來討論組織事務,覺得牠們各個都是值得自己學習的角色,如此不辭辛勞、不計酬報的,是為了公共事務──整座理想森林美好的遠景。因為大多數的居民只顧自己店家的生意好不好,一聽到無酬的公共事務就避而遠之,卻也不意外,因為那似乎是生物們的本性。

可是當小花栗鼠待在這個組織的時間越來越長,漸漸發現,許多事情並不是牠原先所想像的那樣。在每一張笑容的背後,都藏著許多動機與不能公開說出的話。

 

紅毛豹疑心重,總是在防衛些什麼,每份經由牠而移交出來的業務資料都有缺少,原來是所保留……。紅毛豹與小白兔除了理想森林管理組織間的夥伴關係外,另有主顧關係。紅毛豹深怕小白兔耽誤自家事業,不讓小白兔和理想森林的其他居民有太深入的接觸,消磨了小白兔本來對理想森林組織抱有的熱忱。紅毛豹卻萬萬也沒想到此一做法彷彿為牠提前卸任的劇情留下了伏筆。

紅毛豹相當積極地帶領這個組織,但過滿的衝勁,接下太多開創性的目標,因沒有辦法信任夥伴、有效率地分工合作,而使得組織裡的其他成員有諸多不滿。

工作狂的牠,總是忽略其他成員的生活作息,常常在非工作時間交辦業務,並不是所有成員都有熱忱及義務到二十四小時必須待命處理公務。也許紅毛豹真的是衝得太快,接下超過負荷的業務,又或者應該檢討做事方法以及團隊之間的信任。

 

於是,身為副頭頭的笑面狐狸與大嘴貓開始有所動作,牠們認為紅毛豹因為壓力過大已經呈現精神異常。牠們使用了一些計策,製造輿論、煽動群眾,成功地讓紅毛豹離開這個組織。

 

在這組織人事紊亂的時刻,大家的立場其實很鮮明,而小花栗鼠看著這些成員們分別在不同場合所高談論闊的神情,不禁有些迷惘,因為每一個成員都對著小花栗鼠說:「我們要把事情單純化!」卻多是正在把事情複雜化;小花栗鼠總是聽著牠們私下說誰誰誰在背後說自己的壞話,倒沒發現此刻在小花栗鼠面前道人長短的自己也在做一樣的事。

 

小花栗鼠在理想森林的工作告個段落了,對牠來說,牠學到的不是做事的方法,而是見習了小型政治社會的模樣。牠是一個對任何成員都沒有威脅性的短期過客,反而聽見最多聲音。牠在理想森林的管理組織中,乍看下為中立立場、兩邊討好的角色,事實上是根本沒有任何立場能夠表達,也沒有主張自我意識的空間。小花栗鼠默默看著牠們的紛紛擾擾。表面上大家和樂融融,實際上對彼此諸多的不滿,只在臺面下背後討論、從信件群發抨擊到撕破臉的難堪。

過程中,小花栗鼠曾問帶牠來到這裡的媽媽,何謂理想森林所謂的理想?卻得到這樣的答案:「並不是多崇高的只為公益的理想,大家都是有利己的部分才在理想森林中的管理組織中有所參與,就連我也是,任何的交易、作為、行動,都是對自己有利才會去做。」小花栗鼠帶著這句話觀察理想森林裡的每一個角色,終於理解這段話,同時也突然明白了自己被安排來到這個地方的原因,這是由著某個人的某個目的而促成的緣。

 

已擁有大事業卻還是野心勃勃、企圖心強烈的紅毛豹;

能言善道、八面玲瓏,善於帶著笑容交際,卻城府極深的笑面狐狸;

藝術性格強烈,常常主觀地貶意牠人創作,直率敢言卻口無遮攔的大嘴貓;

常常搞不清楚狀況、發言令人傻眼的黃鼠狼;

天真浪漫卻偶爾異常堅持到固執、令人無法溝通的啄木鳥;

一派樂天、討人喜歡,但迷迷糊糊無法委以重任樂天烏龜;

保有一顆赤子之心,無心力爭,但懂得適時裝傻的小白兔;

懵懵懂懂、涉世未深的小花栗鼠。

 

這些存在理想森林的生物,有些繼續以理想之名而奮鬥;有些疲於理想森林中的紛紛擾擾,選擇當森林中被管轄的平凡居民;有些則選擇離開這座森林。

小白兔說:「即使換了領導者,這裡還是無法平靜,因為理想森林裡的每一個居民,都太有想法,也太有主見。」

 

小花栗鼠離去前,望著這座發展中的理想森林,牠衷心地希望能夠有一群真心為了理想森林而做事的成員。大家都會說:「整座理想森林繁榮了,就能夠大家一起變更好!」但做事的人,卻還是將利己心放得太重。而最嚴重的是,一個團隊之中沒有完全的信任,是不可能有凝聚力的;沒有一個好的統整者適當的分配工作進度,將所有案件運籌帷幄,即使有再多能人,也無法有效率地完成許多事情。沒有信任的團隊,發展到最後就是分裂,撻伐了當局者、拱上了新主,一樣的事情還是會繼續重演,無限循環……。這些想法,小花栗鼠認為大家應該都知道,但現實中看來,這並不容易做到。

 

原來理想森林並不存在,因為理想森林裡的理想只是假象。

 

最後,小花栗鼠離開了。

 

literature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