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人很奇怪

 

愛自已的人不愛

 

偏偏愛著遙不可及的人

 

可惡

 

糟糕透了

 

 

 

想有個懂我的人愛我

 

能在我懦弱的時候提醒我

 

其實前方沒有想像的可怖

 

能在我自大的時候告訴我

 

其實自已根本無能為力

 

當我準備飛行的時候

 

她會用力的推我一把

 

讓我真正躍入天空

 

自在翱翔

 

 

 

想愛

 

這個夜裡我真正的想愛

 

過了這個夜

 

可能我又會欺騙自己

 

不愛了

 

一個人其實也很自在

 

 

 

 

 

 

一個單純的軀殼

 

怎能裝得下如此雜亂的思緒

 

像是一顆不斷膨脹的氣球

 

永遠垂掛在爆炸的邊緣

 

沒能一次解脫

 

乾乾脆脆

 

(突然很想知道,爆炸後四處飛散的,除了血肉,是不是只有空氣)

 

 

 

處在這總是讓人摸不著頭緒的世界裡

 

我不斷的發繞

 

一下子繞到七、八十度

 

掙扎在憤怒的火堆中

 

我大喊、嘶吼、求援

 

沒人願意傾聽

 

後來燒成了一堆灰末

 

風帶走了

 

七零八落的帶著

 

 

 

睡了

 

夢中我跳進了裝滿果凍的游泳池裡

 

興奮的大叫以後我開始試著泳游

 

卻發現不管我四肢再怎麼瘋狂地亂踢亂划

 

依究前進不了

 

手腳頓時之間變成了累贅

 

索性我不要了

 

通通拔掉丟到果凍池中

 

卻發現手、腳比我還高興

 

正七嘴八舌的討論著脫離奴役般的生活後

 

要怎麼重新開啟新的旅程

 

我不禁莞爾

 

想像手腳或許可以比我早日交到女朋友

 

我擺頭道別後(因為我沒有手了)

 

手、腳開心的走了

 

最後

 

還是剩下我一個人

 

 

 

天亮了

 

起床後第一件事是

 

我又告訴自己不愛了

 

 

 

一個人

 

其實也很自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terature2009 的頭像
literature2009

文創副刊部落格

literature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