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創作者本站:http://www.yon.com.tw/

※文創副刊即日起與大紀元時報副刊合作,所有投稿文章由大紀元時報副刊編輯二次選刊,目前暫無稿費,入選者可獲當日報紙一份※投稿本刊三個月未經回覆,視同未入選,得自行轉投他處無須告知,未滿三個月另投他處請來信抽稿 ※這裡是『台灣文學創作者協會』官方部落格,將不定期舉辦各項活動。 ※「文創副刊」徵稿資訊:歡迎各類型文學作品投稿! 創作類型:小說、散文、新詩及各類型圖文創作均可作品資格:未公開發表、出版(發表於個人部落格可)作品字數:一萬字以內 投稿、刊登、奬勵: 1.投稿各類投稿參加本計畫,皆統一以word檔格式將稿件e-mail至文創編輯部literature119@gmail.com。 2.刊登由編輯團隊執行作品類型等初步資格審查;通過之作品張貼於文創副刊部落格,刊登與否皆不另行通知。 3.奬勵暫無稿酬,但會商請本站版主群及知名寫作者共同參與評論,並每個月選出最佳文章致贈書籍以茲鼓勵。

文創獎~「文創副刊年度最佳作品」徵選辦法

每月最佳文章一覽表及票數

每月最佳文章贈書清單!!  

評論團隊介紹

第六屆文創獎 討論版

第六屆文創獎 得獎感言

 

 

 

 

現在的時間是晚上七點十二分,已經是過了下班的時間,但我一點沒有想回家的念頭。領班剛剛詢問我是否還願意加班兩個小時,我點了頭。然而,領班拍了拍我的肩膀,讚許道:『下次公司發季獎金,一定有你的份。』我勉強地在臉上擠出一點笑容對著領班微笑道,然後繼續著未完的工作。

這時候,阿欽用手肘輕輕地推了推我的手一下。他講話的聲音很大聲,說道:『你真拼命,是還要買房子嗎?我記得你沒有負擔了!還是要準備退休,想多賺一筆!』他的話滔滔不絕地刮了刮我的耳朵。

我微微地笑了一笑,說:『我兩個兒子過一陣子要繳學費!』

阿欽似乎了解,點了點頭,又說道:『你也不要太拼命的加班,那天我突然沒有看到你會覺得怪怪的。』

我乾笑一下。縱然我知道阿欽是開玩笑的,但我還是不高興地說:『別亂說話!』

阿欽露齒哈哈大笑道。

這個月,我已經加班了八天,今天不過是這個月的十二號而已。我每天幾乎會加班四個小時,有時假日還會加班,算一算我的薪水,大概有四萬多,再加上老婆的薪資是兩萬初,應付家裡一些基本開銷,其實我們過得不困苦。就算是我不加班,其實生活還不至於不好過。可是,每天時鐘出現五點鐘的時候,我沒有像年輕人一樣,有開心的模樣,興奮的表情漸漸地浮現。相對地,我聽到下班的鐘聲緩緩地響起來,卻只是搖了搖頭,無奈地喃喃自語道:『時間過得真快!』看了看工件,我稍微地算了一下數量。雖然,我的手不是很靈巧,但是我做事非常認真,何況天天都是重複做一樣的動作,早已熟能生巧。

在這間公司已經工作十五年,可是我的學歷只有國中畢業,所以我也只能當個作業員,即使換了工作,依舊還是作業員。似乎,我的前途就是固定,一成不變。孩子曾經向我抱怨過,『爸,為什麼你都不進修呢!』我不作聲,當他們向我反應這件事情時,我已經是三十六歲的人,即將邁入中年的階段,對做任何事情總是覺得很麻煩,認為沒有特別的意義。

這時,阿欽向我挑一挑眉,小聲地說道:『要抽菸嗎?』我吐了一口氣,然後點一點頭,接著站起身來,拍一拍身子。隨後,與阿欽一同走到工廠附設的吸煙區。阿欽的年紀比我小十歲,他今年三十三歲,去年娶了一個大陸新娘,年紀二十二歲,人長得漂亮。和阿欽站在一起,畫面看起來很不搭。他計畫明年要生個孩子,所以這一陣子他才會甘願的加班。之前,領班教他加班,他都不是很配合,那一年的經濟不景氣,他差點被公司裁員。好險,公司及時接到一筆大工單,不然阿欽這時不會笑吟吟的看著我。

走到吸煙區,因為沒有明亮的燈光,只有路旁的路燈微微地亮光偏照射些到。阿欽點了一根煙,吸了一口,然後緩緩吐出道,說:『等會,領班應該就會下班。然後又會交代一些事要你幫他處理。』

我點燃一根煙,打火機上微藍色的火光,經由我的鬆手,忽然的消失。我感嘆道:『那一天,我可能會像這火光一樣,忽然地明滅!』同部門的其他同事陸續走了過來,向我們點頭打招呼。

阿欽試探地問道:『陳大哥,你是怎麼了?感覺你這陣子臉上總是很憂傷!』

我詫異了一下,而後微微地一笑,說:『等你有小孩的時候,你就會了解!』

阿欽緩緩地吐了一口菸,不解的神情看了看我。他好奇地問我道:『大哥,你是不是跟老婆吵架。』聽到阿欽的話,不禁讓我噗嗤一笑,聳了聳肩,懊惱地說:『不要瞎猜了!我沒事我沒事!剛才我不是跟說等你有小孩就會明白了!』

阿欽還是有點不放心,關心地說道:『陳大哥,你真的有心事要說出來,悶在心裡會很痛苦。』他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熄滅了煙,搖了搖頭,無奈地說道:『你別小題大做!』

回到工作的現場,領班一見到我,彷彿迎接賓客似的,一副雍容大雅的姿態,笑吟吟的說道:『志成,你抽完煙了!』

我點頭,問道:『有事嗎?』

領班一副曖昧的表情看著我,說道:『今天,我家裡還有點事情,必須要先行離開。所以接下來的事情能不能麻煩你!』

我邊走邊說道:『跟平常一樣嗎!』

領班猛然地點著頭,阿諛道:『不虧是公司的資深員工,不用別人多說明,就能清楚明了做事。』忽然,我看到領班臉上的表情,心想道:如果,公司的升遷能靠巴結的方式來執行,領班說不定早已當上經理。雖然,我不討厭領班這個人,但我還是客套的微笑回應他,說道:『如果,你的事情處理好,可以先下班。其他的事就交給我。』領班就是再等我這句話,他拍了拍我的手一下,表情很滿意地說道:『那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你,我先下班了!』他說完話後,愉快地別過身。

 

同時,阿欽對我挑一挑眉,用下巴托了托,一副驕傲的樣子。他說:『我剛剛說得對不對。』我恩了一聲回應,不說接下續的話。接著,阿欽又說道:『你還不是沒有學歷,不然領班的位置早就是你的。』

我聳聳肩,一副無可奈何的表情:『這社會是非常現實的!』

阿欽嘲弄的神情,說:『還不是我不太會念書,說不定我還可以當上課長。』

我哈哈大笑道:『黃課長你好。』

阿欽有樣學樣的說:『好好好。』他拍拍我肩膀,『你工作的態度不錯,我升你為組長。』隨即,我們不約而同地大笑。

阿欽,他這個人沒什麼心機,個性善良豪爽。他家裡務農,家中有三個小孩,他排行老三,頂上有兩個姊姊。他的父母親對阿欽期望很高,可是阿欽就是受不了被期待的壓力,十五歲那一年進入幫派,他的父親知情後非常痛心。

『難道你一輩子就是如此!』阿欽幽幽地看著我說道:『我爸一副嚴厲的表情看著我說。』他繼續說道:『當時我年少氣盛,逞凶鬥狠。可是當時看到我爸的神情,我竟然有被驚嚇到。我突然驚醒,才明白原來我不過是想逃避他們的管教!』有時,阿欽會向我提起他的往事,他每次訴說的時候,眼神總帶著後悔。

後來,阿欽試圖的逃離幫派,但是一腳還陷在泥沼中,無法脫離那黑暗的世界。有一年,阿欽犯下一起傷害罪。他爸爸一到警察局,看到阿欽,二話不說給了他的臉上狠狠的一拳,著實的拳頭落在阿欽的。警察先生見狀後,便架離阿欽的爸爸,而後阿欽的媽媽一大步走到阿欽身旁,關心地問他說:『有沒有怎樣?』阿欽的爸爸憤概地說:『別理他別理他!我不承認他是我的兒子!』一名警察先生勸導著:『先生,你先控制好自己的情緒!不然我會請你出警察局。』

阿欽的爸爸大力地甩開被警察先生抓住的手,大聲地吼叫道:『今天,我一定要好好地教訓你。』雖然阿欽的爸爸掙脫了,可是一下子的時間還是被警察給即時的捉住。

這時,阿欽吼叫了一聲:『你只會打我、你只會打我。』他哭了,又再次說道:『你只會打我!』阿欽的爸爸愣了一下。阿欽的爸爸從一開始情緒不穩定轉變為冷靜下來。警察局裡頭的氣氛瞬間凝重,沒有一點聲音。沒有人要作出聲音來,彼此交換了眼神,但無法做出任何交集的事情。

 

 

在公司的吸煙區。

阿欽笑了一笑,說道:『那時,沒有人敢說話,直到檢察官來到警察局,才打破沉默。』

我給了阿欽微微地一笑,好奇地問道:『後來怎麼了!』

阿欽瞥了一下嘴,說:『就到牢裡吃免費的飯了。』之後,阿欽在牢裡,他爸爸從來沒有與他會客過一次,甚至還揚言要和阿欽斷絕父子關係。

『當年,我不過是要擺脫我父母對我的管教。明明我的興趣就不是那個,他們就偏偏要我學習,完全沒有過問我,或者是聆聽我的心事。』阿欽悻悻然地說。『我發生了事情,他們就責怪自己沒有教好我,不然就罵我的朋友帶壞了我。但是我爸媽從來沒有問過我到底怎麼了!』他用雙手埋沒自己的臉,大概他不想讓我看到他的情緒表現。

 

類似的事情確是發生在我的身上,不過我沒有向阿欽提過,從某情面看來,我確實是個失敗的父親。我有兩個兒子,大兒子今年十七歲,小兒子十五歲了。大兒子浩遠比較不會讓我操心,但是小兒子浩霖就整天讓我擔心。浩霖雖然沒有學壞,可是卻常做出一些讓我煩心的事情,他的左手有幾道刀疤,自殘造成的。我曾經帶浩霖給心理醫生治療,只不過沒有能讓情況樂觀。他的心房依舊很封閉,遇到不如意的事情,性格就大變,會亂丟東西。起初,我以為他是叛逆期的緣故才會有如此的症狀,所以當時就容許他的作為。沒有任何的動作。可是久而久之,我發覺情況不對勁,老婆秀卿也發現了,我們開始著急,然而一時想不出辦法,就改變作法,凡事就順著浩霖,不要違背他的意思。

同時,浩霖只要是亂發脾氣,他就會對他哥哥動手,嘴裡會喃喃自語著,說話的字語不是很清楚。這樣子的情況過了一段時間,秀卿有提議說要放棄浩霖,我並不贊同,畢竟他還是我們的孩子,如果我們不關愛他,要叫誰關懷浩霖呢!

 

秀卿悵然地說:『你有什麼辦法?』我不作聲,確實我真的沒有法子,但是這時候我不能放棄浩霖。浩遠一抹憂傷地看著我,說道:『爸。我曾經在學校看到浩霖笑得很愉快,和他的同學在一起的時候!』

我頓了一下,說:『可是我更希望浩霖在家裡能更快樂。』

一次,我為了找一把剪刀,找了很久。隨後,我進到浩霖的房間找尋時,突然間,浩霖進來,沒有問我原因,就不高興地說:『我的房間有我的隱私,為什麼不尊重我一下呢!』

忽然,我不知道那來的脾氣,打了浩霖的臉一巴掌,沒好氣地說:『我是你爸爸,講話給我放尊重點!』

浩霖摸著紅通通的臉頰,狠狠地看著我。我更加不悅,生氣地說道:『你最好再給我擺出那眼神,我受夠了!』此話一出,我完全沒有顧及浩霖的感受,忽然我覺得後悔,一時的口直心快,卻看到浩霖臉上表現出滿滿不悅。在那一次之後,浩霖的個性變得孤僻,總是板著臉面對我們,一在家裡就是待在自己的房間不出足。

我和秀卿站在浩霖的房間門前。秀卿覺得情況越來越不樂觀,而且無法輕易地改善現狀。她著急地說道:『志成,該怎麼辦?浩霖的情況……』我沉默不語,看著浩霖房間的房門,忽然覺得心情非常沉重。這時,秀卿對我使了一個眼神,示意地要我敲門。我皺了皺眉,長嘆了一口氣,別過身,準備要離開。秀卿愣了一下,霎時抓住我的手,我感受她的無助。她沮喪地說:『你現在不解決,要等到什麼時候!』我征了一怔,怨怨地說:『試過很多方法,依舊沒有效果!』秀卿低下頭,過了一下子,才開口說話:『你告訴我該怎麼做!』她的眼眶泛著淚水。頓時,我陷入短暫的膠著。

我該怎麼做,有誰能告訴我答案……不過的是我選擇了逃避,所以我寧願時常加班,也不願見過自己束手無策的面對我的孩子,對著他說出那一句話:『孩子,你怎麼了!讓爸爸好好地幫助你!』

 

 

-----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terature2009 的頭像
literature2009

文創副刊部落格

literature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林金郎
  • 政維的幾篇小說
    我都有認真看過
    寓意都相當深遠
    有幾篇也都是以工廠為主題
    說不定這是您的本行呢!

    本文還兼及勞工的家庭問題
    因為政維寫作相當勤勞
    所以我也願意野人獻曝
    說出我個人的看法

    ㄧ來,本文的焦點分割
    前半在描述勞工的辛勞
    後半在描述勞工的家庭
    我想ㄧ開始能做一些融合
    使故事成[雙軸發展]
    而非[主題分割]
    這樣會更棒

    二來,本文似未詳盡
    因位主角有兩個問題兒子
    可此處只談ㄧ位
    而結局也是選擇逃避
    似乎並未提出較有建設性的做法

    三來,本文主題宜擺在主角的家庭
    所以朋友的遭遇那段
    不如拿來寫另一個兒子

    以您努力的程度
    ㄧ定可以一日千里
    (也可參加ㄧ些文藝營
    對您會很有幫助喔)
  • 卓政維
  • 感謝老師的指導,也同時給我些意見。

    我以前都是在部落格張貼創作文章,但觀看的人不一定會給
    意見。一次,有位阿姨(公司認識)看了幾篇文章後,她總覺
    得我的文章少了點東西。後來,我在網路瀏覽到「文創副刊
    部落格」,發現會有老師給意見。我覺得不錯,畢竟人凡事
    都有進步的空間。

    之前,都是待在一間科技公司,是三班制。期間,發現一些
    事情,我認為是好的題材,便拿來寫文章。
    張愛玲說:『熟知的寫作題材便是你的深知的一切…』

    再次,感謝老師的指導。
  • Evolan Eternity
  • 我覺得您談到的家庭問題的確讓人十分的有感觸,期待看到您其他的作品:D
  • 卓政維
  • 謝謝你的閱讀。

    現實生活,我有個朋友,他今年27歲(73年次)。認識他快十年的時間,對於他的父母有認識的意味。然而,他的爸爸不是一位大企業的老闆或是擁有幾千甲土地
    的大地主。他總認為家裡的支出沒有他的願望的一部份。他的父親下班回到家後,也很少有交談的機會。所以,我心中不禁有感觸,創作這篇文章。

  • 陳榕笙
  • 從生活中觀察、取材,轉化成自己想表達的小說作品,正是創作小說的途徑之一。

    讀完本文,有點未完成的感覺,也許太多議題同時壓縮在一起了,下次可嘗試先處理單一主軸並加以延伸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