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第二天,清雲和小流氓便決定先找葉什麼蘿的,大頭情況嚴重了,口吐白沫,身體直打顫,好像得了癲癇似的。

 

小流氓整日生著悶氣,白天除了找大頭阿媽拿一百塊,也不去上課,只是閒閒無事四處搗蛋破壞。清雲上課時則心不在焉的,其實他並不想找葉什麼蘿的,可是他知道那女人有辦法的,他聽過父親利用她找嫌疑犯的事情,兇手確確實實被找到了。如果把大頭這件事告訴大人,除了他們三人之間的冒險遊戲勢必會終止,小鎮也會傳這件事情,也許他會徹底失去自由,而父親他更會…清雲搖了搖頭,不敢多想了。

 

原本兩人約好八點在雜貨店外要去找葉什麼蘿的,可是小流氓卻失約了,但清雲到不怎麼生氣,便索性決定一個人去做了。反正每次冒險不都他一個人負責執行嗎?只是這次出主意的是自己罷了。小孩能遵守什麼承諾、擔負什麼責任呢?他不怪小流氓,所有的小孩都是一樣的,整天作著白日夢,然後以為什麼都不作,將來就可以很偉大。這種天真啊!等稍稍大了一點,幻想破滅後,人總算安分了,卻過得更渾渾噩噩、更痛苦,因為這下子,連作夢的機會都沒啦!他完全可以體會啊,自己不就是這樣嘛!

 

清雲還在猶豫如何進門打招呼的同時,卻聽到一個如鈴聲般的女音,輕聲發響:「拐子?」

 

他回過頭一看,葉什麼蘿的拿著一包垃圾,興味十足的望著他,冷風在吹,她的眸子出奇的晶亮,如貓眼般有顆閃亮的寶石嵌在她的眼珠。

 

他遠遠佇立在遠地,半點也不敢接近她。他看到她穿著嫩綠色的短褲下有雙細長的腿,如白玉般滑嫩,他想起小流氓說的菜頭,到也有幾分相像。

 

清雲神情始終有幾分警戒,如果他和葉什麼蘿的相遇真會發生什麼,他應該現在就要逃跑的,為了友誼他又能怎樣呢?還不是死路一條。

 

「你討厭我?」葉什麼蘿的灰溜溜的眼珠直盯著他,細柔的卷髮放在肩膀上,她有張出奇漂亮的臉,清雲從沒看過這麼美麗雙眼皮,兩片縐摺薄皮是這麼完美,他突然想到的是飽滿的餃子皮,光滑細嫩,她走近一步問:「為什麼討厭我?」

 

「妳討厭我嗎?恩?」他有點生氣,他有表現這麼明顯嗎?

 

「無緣無故的為何會討厭呢?」

 

「那就對啦!我無緣無故的為何會討厭呢?」他狡猾地回,有一絲得意。

 

葉什麼蘿的沒有生氣,她笑了,她將垃圾放在門口後,自顧自地走進屋裡,但門沒有關,清雲跟了上去。

 

一看見屋內,清雲真是看呆了,滿屋子都是布簾四處垂掛,搞得神神秘秘的,以為是在拍電影嗎?屋子看起來沒有人,他跟她後頭走進一個其中小房間,看起來是她的臥室,裡頭到正常多了,書櫃、木桌、硬板床、還有幾隻洋娃娃、東西整整齊齊的,卻也帶著十足的少女味。

 

她從容的坐在椅子上,幽雅將腿彎起放在椅面上,劈頭就問:「有什麼事情呢?拐子。」

 

「妳怎這樣叫人哪!」他故作生氣。

 

「那你怎麼叫我?」她瞇起眼睛,壞壞地問。

 

「沒什麼叫妳啊!只知道妳叫葉什麼蘿的…」

 

她一幅我就知道的神情,悻然的解釋道:「葉幸蘿,葉子的葉、幸福的幸、蘿蔔的蘿,你呢?」

 

還真是菜頭呢!他竊笑在心裡,便帶尷尬自我介紹:「楊桃的楊,三點水的清,烏雲密佈的雲。」他才剛說完,她就笑得前仰後彎,好不開心,他納悶地問:「笑什麼啊?」

 

「笨蛋耶你,哪有人介紹自己會用烏雲密佈呢?」她笑到眼睛彎成一條線,椅子晃得嘎嘎作響。

 

他不想回答她,努了努嘴,就近找個角落坐了下來。他的腳板好疼,現在傷口慢慢在癒合中,又癢又麻的。眼前這個天真又有點頑劣的女生,真的有辦法幫忙嗎?他對自己原本的自信產生了懷疑。

 

雖然有點難以啟齒,他還是開口問了:「我有事情想找妳幫忙。」

 

「你朋友出事了,對吧!」她反應變得不同了,她很謹慎冷靜地問:「什麼人、什麼時間、什麼地點、你們做了什麼、現在那個出事的人在哪裡,他變得怎麼樣了?」

 

他楞了一楞後,便仔細認真的像小學生一樣作答,直到她將每個細節一五一十瞭解後,才稍微喘了口氣。

 

「怎麼樣?」他不安地問。

 

「你們這群傻孩子,並不是每個人到鬼屋都會遇到鬼的,但是若是你的過去曾經跟誰有什麼淵源的話,那就難說了。」她語帶玄機,清雲討厭這種藏有什麼秘密的感覺。

 

「清雲,你相信我嗎?」

 

「我相信。」聽到有人誠懇地叫他名字,他有點不適應。

 

「但你不是討厭我嗎?」

 

「妳又來了!反正我相信妳就是了。」管它鬼還是什麼的,能救大頭比較重要。

 

「我很喜歡你唷,我覺得你會是我第一個朋友。」她走到清雲旁邊,也跟著坐了下來,她身上散發著沐浴後的香氣,她用相當虔誠的語氣道:「人死的那一剎那,我們身體所散發的能量會附著於死時的人事物上。如果死時懷著強大的恨意、遺憾、悲傷,那麼當人事物再度聚集時,便會發生所謂的靈異現象。我稱人那些零碎的能量,叫做死者碎片。」

 

「死者碎片?」好鮮的說法啊!若不是傳聞很可信,他八成會覺得眼前的女人是個瘋子。

 

她點了點頭,又繼續解釋:「我不稱他們為鬼。而是死者。因為我不認為他們代表靈異,或不可預測的神秘。一切都是能量所產生的現象。我看得見死者,而我可以從碎片裡,找到線索,關於因果的線索,這就是我的能力。」

 

「不太清楚妳說的,不過有那麼一點可以瞭解。」

 

「我第一次跟人說喔,因為我知道你不會利用我。」她似乎有點感傷。

 

他悶悶地說:「現在難道不是利用嗎?」

 

「這是幫助,每個人都有困難的時候。」她仰著頭靠在牆上,輕聲地說:「可是幫不了永遠,我們對過去確實是無能為力的,因為活在現在,所以想要活著只有兩個方法,一個是拼命的逃、拼命的逃…」

 

清雲突然真的瞭解她說的話,他有點感激眼前這個人,她說的像是自己所作所為一樣,只是拼命地逃,他接著問:「另一個方法呢?」

 

「拼命的解開。」她果斷的說,神情自信,「有聽過解鈴還需繫鈴人嗎?」

 

「嗯。」

 

「只要解開,就可以自由。」她笑了笑,「可是多半是不可能的。」

 

她突然站起身,將他硬生生的拉起來,他的高度只及她的肩膀。

 

她丟下這麼一句話,就走出屋外了,連件外套都沒穿:「走吧!找你的朋友去,太晚,會有危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terature2009 的頭像
literature2009

文創副刊部落格

literature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