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和她們一共四個人蹲在屋頂上

黑影向下跑

白色的鴿子一驚

那群練歌的人

就在三樓的窗台中

用很小很細的聲音

彼此說話

其中一位大個兒

牽起一雙溫暖的手

繞完了三個彎

才休息

原本寂靜的廚房

茶水正燒開

天還有一點涼

茶壺裡噴出的音符

是用水氣寫成的信

還到處唱著

花開了

 

全站熱搜

literature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