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時針因為一陣風

而偏移,葉子與咸豐草的莖片刻

回到最初的位置。那時

影子如恍惚的小孩,對著陽光

閃耀最真誠的微笑

一愣一愣地,唾液裡

還有未消化完的夢

 

下午,鳥像一張照片,定格

在跨過我頭頂的一根枝條上

一朵軟綿的雲才剛形成遠方

與自身的凝固

好藍的天啊─從枝葉狹窄的縫隙

天空突然窺見了我

消失在那條窄窄的縫

 

從最初的位置,抑或不是

時針緩緩的動了

連帶了一陣風

撫平所有斑駁翹起的顏色

樹梢的葉子款款搖擺

我又出現在窄窄的狹縫

聽聞傳出的鳥聲

越過整條剛安靜下來的街道

 

    來到台北後常常想起台南的慢步調。

    記得有陣子在看孫維民先生的詩集,他非常喜愛散步,每走幾步路就好像會多領悟些靈感。就像是他走進不同次元的空間裡,在不同的時間流速下思索著下一段詩句。

     我後來慢慢發現,不只是散步,甚至只是移動,讓自己和周遭的人的節奏脫離,就是最適合思考的時空。那個時候,往往有種錯覺,自己是靜止的,而街上的景物在眼前流逝。緩緩注視著流逝過去的景物,往往會捕捉到令人意想不到的驚奇。也許這是非常需要思考的人,可能不同職業,都體驗過的經驗。

    自己是屬於節奏比較快的人,耐心沒多少,脾氣卻很多。所以在台南散步,不覺得台南的慢,只感覺到自己相對速度的快。我不管如何放慢節奏和步調,這座城市總是比我還要慢一點。散步起來的感覺,其實很不協調。這座城市的流動太綿密了,以至於我看不出任何讓我驚訝之處,也就沒什麼特別的靈感。除非,我騎著車往台南鄉間去,我和台南鄉間的節奏差距到某種程度,整個抽離才發揮作用。

     在台北散步,我怎麼也趕不上這座城市的速度,乾脆好好觀察台北人的生活。這座城市的街頭比起南部城市真的要有活力許多,在這裡建築物和城市氛圍隱匿在空間內,最特別的就是人。街上哪裡都是人,有多少人就有多少種生活,也上演著太多太多的故事。超出我的思想之外。

    我還記得初到台北最不習慣就是過馬路的時刻,馬路兩邊的人潮彼此淹沒,那種氣勢讓人的思考突然被沖得很遠很遠。我不知道人群裡有多少像我一樣被定住的人,又有多少是被潮流推著走的人。而兩者或許都同樣感受到不屬於這座城市。就像在街上走到一半,不管在哪裡抬頭一看,101大樓就在遠處,彷彿伸手可及。但就是感覺台北離你很遠,你永遠也無法定錨在這座城市的某個地方,只有四處洶湧的車潮人群,把你沖遠漂流。讓你明白不屬於此地。

     我想台北有種氣氛,人都不希望被滿街的人給趕過去了,所以只能越來越快。我花了許多時間在台北步行,也希望有天能夠像路上其他人那樣,從容的在這城市生活。這種衝擊也帶來了很多不一樣的思考和驚奇。

     原來融入一座城市裡面的時候,就是步行時那樣進入某種狀態,不在以自己的觀點去觀看,而是以整座城市人群的觀點,去俯視整座城市。然後忽然之間,意識到自己就身在這座城市裡,不知不覺中,早已走過了三條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terature2009 的頭像
literature2009

文創副刊部落格

literature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