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創作者本站:http://www.yon.com.tw/

※文創副刊即日起與大紀元時報副刊合作,所有投稿文章由大紀元時報副刊編輯二次選刊,目前暫無稿費,入選者可獲當日報紙一份※投稿本刊三個月未經回覆,視同未入選,得自行轉投他處無須告知,未滿三個月另投他處請來信抽稿 ※這裡是『台灣文學創作者協會』官方部落格,將不定期舉辦各項活動。 ※「文創副刊」徵稿資訊:歡迎各類型文學作品投稿! 創作類型:小說、散文、新詩及各類型圖文創作均可作品資格:未公開發表、出版(發表於個人部落格可)作品字數:一萬字以內 投稿、刊登、奬勵: 1.投稿各類投稿參加本計畫,皆統一以word檔格式將稿件e-mail至文創編輯部literature119@gmail.com。 2.刊登由編輯團隊執行作品類型等初步資格審查;通過之作品張貼於文創副刊部落格,刊登與否皆不另行通知。 3.奬勵暫無稿酬,但會商請本站版主群及知名寫作者共同參與評論,並每個月選出最佳文章致贈書籍以茲鼓勵。

文創獎~「文創副刊年度最佳作品」徵選辦法

每月最佳文章一覽表及票數

每月最佳文章贈書清單!!  

評論團隊介紹

第六屆文創獎 討論版

第六屆文創獎 得獎感言

 

 

 

 

冷氣團過境,陽光微微地透出雲層,卻沒有溫暖的感覺。公園裡,孩子們正在嬉戲,穿梭在遊戲器材間,大人們待在他們身旁或是兩三步遠的地方,也有的坐在附近的椅子上盯著。

像座大城堡的溜滑梯,讓人爬上爬下,高度雖不高,也足夠讓幼小的孩子尖叫,剛學走路的孩子蹣跚的步伐也想跟上哥哥姊姊。翹翹板太無趣了,不知何時被粗鐵條固定住,失去那種兩邊追求平衡的起伏快感,活像一個大鐵椅,沒有孩子想靠過去。鞦韆的魅力,讓好幾個孩子情願蹲或站著等待,甚至溜滑梯附近的孩子都偷偷地觀望,看是否剛好有空位。

「媽媽,幫我推啦!」坐在最右側鞦韆上的女孩大喊著,看起來約六七歲,身上穿著粉紅色連身洋裝及白色褲襪,一雙紅皮鞋穿在腳上,在離地不遠處晃呀晃。

紅鞋女孩的視線轉向左側,間隔一個鞦韆的最左側旁站著一個婦人,她正在幫鞦韆上的男孩推背。男孩看起來比女孩年長一兩歲,穿著印有海綿寶寶圖案的上衣及牛仔褲,腳上一雙藍色的運動鞋盪到婦人的半腰高。

「媽媽,幫我推啦!」紅鞋女孩看了媽媽沒有多餘的反應跟動作,而哥哥依然盪得如此高,不耐煩地大叫。

婦人小心地避開中間的鞦韆,來到紅鞋女孩邊,幫她推背,「鞦韆盪出去時,腳要伸直。」

紅鞋女孩越盪越高,抓緊鞦韆的鐵鍊,眉開眼笑。不一會兒,最左側的男孩發現自己的鞦韆慢了下來,沒有原來的高度,於是扯開嗓門大叫,「媽,幫我推啦!」

「媽媽,再推一下下啦!」紅鞋女孩擔心媽媽會走向哥哥那邊,趕緊撒嬌。

「等一下啦。」婦人看了男孩一眼。

「吼。」男孩低吼了一聲,表示抗議,隨著鞦韆的搖擺,手抓緊,腳跟著收放,用力扭動著屁股,試圖讓自己的鞦韆盪得高些。

「自己就可以盪高高了。」坐在中間鞦韆的女孩忍不住喃喃自語,應該有國小一二年級的年紀,長得白白淨淨的,綁著兩根長辮子垂在胸前,穿著黑色運動外套跟深藍色牛仔褲。她不徐不緩地盪來盪去,對於目前的高度露出了滿足的神情,瞄了一下四周圍等待的人,突然有些不好意思。

鞦韆最右側的紅鞋女孩旁邊一公尺遠,站著一個小胖妹跟胖婦人,小胖妹雖然等很久了,但看起來滿心期待,不時墊著腳尖站一下,或是伸長脖子望一下三個鞦韆。

有對姊妹蹲在鞦韆前等著,姊姊專注的眼神來來回回盯著三個鞦韆,妹妹玩弄著印有芭比圖樣的粉紅色拖鞋,不時回頭看一下坐在椅子上的奶奶。從兩人散亂的頭髮勉強看出原本是綁馬尾,而露出厚外套的上衣邊緣和褲子,看起來像是整套的睡衣褲。

 有個理平頭的小男孩約四五歲,穿著有帽子的藍色運動外套跟同色的運動褲,每次下溜滑梯,順著那股作用力直衝到鞦韆附近,等了一下,又轉過身跑向溜滑梯,卻又有點不放心,頻頻回頭看鞦韆是否有空位。

中間鞦韆的辮子女孩用那飄忽不定的眼睛偷看著眼前這對穿拖鞋的姊妹,鞦韆漸漸慢了下來,但是想起剛剛等那麼久,又有點猶豫不決。過了幾分鐘,一個婦人朝她走來,兩人容貌神韻極為相似。

「媽咪。」當婦人走近時,辮子女孩輕輕叫了一聲。

「妮妮,讓給別的小朋友坐,好不好?」

「好。」辮子女孩停下鞦韆,雙腳踩在地上,慢慢站起來,婦人拉著鞦韆的鐵鍊,幫她穩住。

這時,四周圍有好幾雙眼睛盯著中間的鞦韆。

「來,妹妹妳等最久,換妳坐。」辮子女孩的媽媽一手抓著鞦韆,一手向那小胖妹揮手。

 小胖妹馬上意會過來,拔腿奔向中間的鞦韆,舉手抓住鐵鍊。

「有沒有跟人家說謝謝啊?」胖婦人跟在小胖妹後頭,看到辮子女孩跟她媽媽正要離開。

「謝謝。」小胖妹聽見媽媽的詢問,在屁股將要坐下時,趕緊道謝。

「不客氣。」辮子女孩牽著媽媽的手,往溜滑梯走去。

「會熱要自己脫外套喔。」胖婦人叮嚀著小胖妹,因為她除了穿著一件暗紅色的羽絨外套,隱約可以看見外套內還有一件深褐色高領毛衣。

「喔。」小胖妹隨口應聲,然後急著要搖盪鞦韆,「媽,幫我推。」

小胖妹一坐上鞦韆,附近的孩子個個像洩氣的皮球,失望全寫在臉上。穿拖鞋的姊妹開始覺得等待真的很無聊,姊姊站起來,在原地繞著妹妹走來走去,妹妹仍蹲著,手指頭由玩弄拖鞋轉移到摳著土地上剛冒出頭的小草。

「媽媽,我還要再高一點。」最右側鞦韆上的紅鞋女孩感覺媽媽推她的力道變小了。

「這樣就好了。」婦人的手機械化地推著女兒的背,轉頭看看兒子,發現他在沒有自己的幫助下,卻盪得更高,「哥哥呀!你小心點,抓穩喔。」

「媽媽,我餓了。」紅鞋女孩發現自己肚子咕嚕嚕的叫,「我要吃餅乾。」

「那妳不玩了嗎?」婦人停下推背的動作,拉著鞦韆的鐵鍊,減緩它的速度。

「嗯,不要。」紅鞋女孩搖搖頭。

「好,那你先下來,換別的小朋友玩。」婦人牽著紅鞋女孩,走向最左側鞦韆。

一見又有個鞦韆空下來,那對穿拖鞋的姊妹眼睛為之一亮,姊姊動作快,立即搶上前去,拉住鞦韆的鐵鍊。妹妹才剛站起來,兩手互相拍掉沙土,卻看見姊姊已經一屁股坐在鞦韆上,回頭看奶奶沒什麼反應,不開心地在原地踱腳。而在鞦韆與溜滑梯之間來回跑的平頭小男孩,正加速度要衝向最右側的鞦韆,也可惜已經來不及了。他搔搔頭頂那沒二公分長的短髮,不滿地吼叫,拖著腳步走回溜滑梯的階梯。

「哥,我們回家吃餅乾啦。」紅鞋女孩沒走到哥哥的鞦韆那裡,就大喊,見他沒什麼反應,又喊了一聲,「哥。」

「我還要玩啦。」紅鞋女孩的哥哥感覺自己已經掌握到訣竅,不想要停下來。

「我餓了。」紅鞋女孩嘟著嘴,回頭看看媽媽。

「哥哥,我們玩很久了喔,換別的小朋友玩了。」婦人溫和的口氣提醒男孩,卻看他只注意著自己鞦韆的搖擺高度,不由地提高音量,有些威脅,「等等看不到海棉寶寶,我不管喔。」

男孩聽到海棉寶寶,想了一下,「那我再盪十下。」

一…二…三…四…」紅鞋女孩還沒等媽媽開口答應,就等不及幫哥哥數,「…十,哥,十下了。」

「等等,還沒。」男孩覺得還是不過癮,想耍賴,沒有意願要放慢速度。

「媽,妳看哥啦。」

「陳家寶,你說話不算話喔。」婦人扳著臉,手叉腰,嚴厲地指名道姓。

「好啦好啦。」男孩心不甘情不願地將腳放下垂直地面,慢慢減緩速度,鞦韆擺盪的振幅越來越小,直到腳尖可以稍踩地面,他便跳了下來,重心有點不穩,不過還好,手稍微平舉就站穩了。

「很危險哩,要停好再下來。」婦人上前摸了男孩的頭,又嘮叨了幾句。

 這時,又有一個鞦韆空了,穿拖鞋的妹妹跟平頭小男孩同時看到,平頭男孩下溜滑梯,還沒坐穩,便趕快站起來往鞦韆跑。而穿拖鞋的妹妹因為離鞦韆比較近,還是快了一步拉到鐵鍊。

 平頭小男孩看著就差那麼一點點,不到一個弓箭步的距離,氣得又跳又叫,然後惡狠狠地瞪著那個穿拖鞋的妹妹。他決定不走開了,要站在鞦韆前等,就不相信輪不到。

「阿嬤。」穿拖鞋的妹妹只是拉著鞦韆鐵鍊,接著大叫阿嬤,因她知道自己身高不夠,就算墊了腳尖還是無法上坐墊。

一個滿臉皺紋,頂著半頭短捲髮,身形矮小的老奶奶慢慢地走近拖鞋妹妹的鞦韆旁。她彎了腰,抱起拖鞋妹妹放到鞦韆坐墊上。

「阿嬤,幫我推。」

「坐好喔。」老奶奶的國語夾雜著台語腔,拉著鐵鍊,左右搖晃,鞦韆僅微微地擺動。

「阿嬤,推背,大力點。」拖鞋妹妹不耐煩,看著最右邊的姊姊盪多高呀。

「這樣就好。」老奶奶雖是這樣講,還是加大力道。

才不過幾分鐘,平頭小男孩已經沒耐性了,開始動來動去,一會兒轉個圈,一會兒又左右跳,想去溜滑梯,又怕下個空位會被佔走,

「妳要不要換我坐?」平頭小男孩開始在拖鞋妹妹旁碎碎念,「妳坐很久了哩!」

「沒有啦。」拖鞋妹妹大喊。

「有啦有啦。」平頭小男孩沒想到拖鞋妹妹會回應,於是越講越大聲,企圖想惹怒她,「妳坐很久,很久很久很久很久…」

「沒有。」拖鞋妹妹生氣了,「阿嬤,妳看他。」

老奶奶偷笑著,不打算做什麼積極的動作。

突然,超尖銳的聲音打斷了這兩個小孩你一句我一句的爭執。

「妳給我下來。」中間鞦韆旁的胖婦人扳著一張嚴肅的撲克臉,看不出有任何一絲絲的笑容,怒視著小胖妹。

 不僅僅是鞦韆上的拖鞋姊妹以及旁邊的老奶奶跟平頭小男孩嚇到了,連滑梯那邊的人也紛紛抬頭往鞦韆這裡瞧,公園頓時安靜許多。只見小胖妹咬著下嘴唇,茫然的眼神,默默地停下鞦韆。

「給我過來。」胖婦人走離開鞦韆的範圍。

小胖妹看見媽媽漸漸走遠,不捨地放開鞦韆鐵鍊,站起來,低著頭跟過去。

較遠的溜滑梯又開始有歡笑聲,而鞦韆還是一片沉寂,因為胖婦人停下腳步,開始數落跟上的小胖妹,那音量讓鞦韆這兒的幾個人無法拒絕,每字每句都聽得清清楚楚。

「我剛剛跟妳說什麼?」

「妳說…」小胖妹惶恐地想著哪件事呀。

「我說,會熱要脫外套。」胖婦人停頓一下,一句比一句口氣更重,彷彿要刻到人們的耳膜上,「妳有在聽嗎?結果呢?玩到都流汗了,還不脫外套,一定要我叫妳脫,妳才會脫嗎?」

「…」

「都幾歲了!?會冷會熱不知道嗎?還要我告訴妳嗎?每次一玩就這樣,都流汗了,還不知道要脫外套,我看,以後都不要出來玩了…」

   「啊!」就在胖婦人還不斷地責罵小胖妹時,平頭小男孩突然大叫一聲,因為就在大家的目光都被那母女吸引著,卻沒發現中間鞦韆空了,等他回過神,居然有個大男孩已坐在鞦韆上了。

   「喔喔。」拖鞋妹妹也注意到了,抬頭看看奶奶。

    老奶奶明白這是一個插隊的動作,卻也沒說什麼。

    平頭小男孩氣急敗壞,用力地踩地,看著那男孩比自己高,比自己壯,完全不敢吭聲。

    那佔走中間鞦韆的男孩,看起來像是國小三四年級了,穿著一件白色POLO衫及黑色牛仔短褲,腳穿帆布鞋但沒穿襪。他的臉上完全沒有不好意思,大搖大擺地盪起鞦韆,純熟的動作三兩下,鞦韆已經盪得比拖鞋姊妹高出許多。

   「我也會,我更高哩。」平頭小男孩越看越不甘心,說著又回過頭,吵拖鞋妹妹,「快點換我啦。」

   「不要。」

   「換我啦,換我啦…」平頭小男孩又跳又叫。

   「不要啦。」拖鞋妹妹感到厭煩,大喊著,「你走開啦!」

    老奶奶看平頭小男孩坐不到鞦韆而胡鬧,想想兩姊妹,姊姊好像坐比較久,還是叫她先讓位給小男孩,反正現在沒什麼人再等,說不定等一下妹妹不坐了,她也是可以再坐。

「萱萱,妳先讓給這個阿弟…」

   「不要。」還沒等奶奶講完,拖鞋姊姊就回絕了,

「阿妳坐得比妹妹久…」

   「我不要,我還要玩。」拖鞋姊姊無動於衷,鞦韆沒有減速的跡象。

    老奶奶看了看,也沒辦法,繼續幫小孫女推鞦韆。

   「我叫郭冠豪,我今年五歲,我讀中斑。」平頭小男孩明白老奶奶的好意,看著她,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起話來,「我叫郭冠豪,我今年五歲,我讀中斑。」

    老奶奶感覺耳邊有重複的語句,低頭一看,原來是小男孩找自己聊天,也不知道要回答些什麼,隨便以單音應聲。

「我也可以盪那麼高喔。」平頭小男孩瞄了中間鞦韆一眼,滿腹不服氣地跟老奶奶說,「而且我還可以站著盪,盪很高,比那個高。」

「我站著盪,盪到那麼高。」平頭小男孩隨便指著天空,向老奶奶跟拖鞋妹妹吹噓著自己有多厲害,還刻意放大音量。

拖鞋妹妹被唬得一愣一愣,也想站到坐墊上,卻被老奶奶制止了。而這同時,中間鞦韆的大男孩好像也聽到了平頭小男孩的挑釁,他先稍微減緩鞦韆的速度,然後小心地站上坐墊,站穩後,運用膝蓋的力量,配合著腰力,逐漸地加速度。

中間鞦韆越來越高,甚至比左右兩側都還要高。

「哇。」平頭小男孩盯著中間鞦韆,嘴巴開開,說不出話來。

「阿嬤,我也要我也要。」拖鞋妹妹羨慕地看著大男孩。

「危險啦。」

 大男孩驕傲極了,那種瞬間擺脫地心引力的刺激,那種吸引眾人目光的魅力,一個屬於自己的舞台,無數的燈光聚集在自己身上。他不想停,要再高,要更高。

 突然,大男孩手滑,飛了出去。

「唉呦。」整個公園看到的人都發出了驚呼聲,看著大男孩摔落的地方,還好,有鋪地墊。

 拖鞋姊姊嚇得不敢再用力搖晃,隨著重力的累贅,鞦韆速度漸減。老奶奶也楞住了,停下幫小孫女推動的手,而她也沒有任何抗議聲。

 熱情的婆婆媽媽快步走到大男孩身邊,問他有沒有怎樣,問他爸爸或媽媽呢。他掙扎著想要爬起來,右手卻使不上力,痛,好痛,腦海裡只剩這個聲音。

「豪豪。」有個低沉的聲音混入了那些高頻的問候語中,只見一個男人著急地想擠進人群中,圍觀的人們有默契似的讓出空位。

「爸比,我在這裡。」就在男人要擠到大男孩身旁時,平頭小男孩大叫一聲,他坐在中間鞦韆招手。

男人遲疑一下,轉向聲音來源,看見平頭小男孩,滿臉不好意思,又退出人群,走向鞦韆。

「你那麼皮,我以為是你哩。」男人拍拍平頭小男孩的頭。

「哪有!?」平頭小男孩吐舌。

「查晡囝呀,有安怎無?」老奶奶一急,台語就蹦出來了。

「阿知?」男人用生疏的台語簡單回答,卻有些汗顏,知道不是自己的小孩,緊繃的神經立刻鬆懈下來,也沒多注意受傷的男孩。

一陣混亂,救護車還比大男孩的父母先到。

當救護車載著大男孩離去後,拖鞋姊妹跟平頭小男孩仍坐在鞦韆上,只是附近沒有人等待。偶爾有小朋友經過,多看一眼,他爸爸或媽媽就馬上衝過來將他帶走。

三個人在鞦韆上耗了一段時間,覺得好像沒什麼好玩的。

最後,鞦韆空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terature2009 的頭像
literature2009

文創副刊部落格

literature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林金郎
  • 尚靖這篇小說的手法很有新小說的味道
    非常詳盡的描述熱鬧的過程
    可是結局卻靜悄悄地結束
    讓人有一種人去樓空的感覺
    最後喧鬧的畫面完了
    只剩下鞦韆空空的場景
    在晚風中擺盪
    韻味很足

    關於這樣的作品
    我們也不需去探討作者要表現甚麼主題
    或許他要表現的只是一種氛圍
    和氛圍的轉變

    文中摹描相當用心
    但有些地方太細瑣
    而有些可以著力的地方
    反而跳過
    如大男生摔下來的過程
    以及送醫的情景
    這樣[動]與[靜]的對比會更明顯

    不過作者也可能是故意
    運用這樣淡化、細瑣的手法來經營

  • chchch0703
  • 感謝金郎老師的指導。
    某天幫人家帶小孩而獲得的"酬勞",就如榕笙前輩最近主編介入的文章,很多人很多畫面充斥在腦海中,所以把焦點放在最熱門的鞦韆。
    除了寫些畫面,也嘗試把一堆人寫進幾千字內,還蠻擔心面混亂的,應該還可以吧?
    至於大男孩摔飛了,是故意淡化的,因為他已經離開鞦韆,再來就像後來小男孩的爸爸那種心態"不是我們家的孩子"。
    還有描寫的比較細瑣,應該是指服裝儀容方面吧!這一點,我想要表達的是,當我們首次見這些孩子時,可以從穿著或整潔程度,去了解他們的一些家庭背景,這是很有趣的。有朋友當幼稚園老師就說過,當看到上學的孩子衣服還沾著牙膏泡沫,就很想搖頭。
    尚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