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創作者本站:http://www.yon.com.tw/

※文創副刊即日起與大紀元時報副刊合作,所有投稿文章由大紀元時報副刊編輯二次選刊,目前暫無稿費,入選者可獲當日報紙一份※投稿本刊三個月未經回覆,視同未入選,得自行轉投他處無須告知,未滿三個月另投他處請來信抽稿 ※這裡是『台灣文學創作者協會』官方部落格,將不定期舉辦各項活動。 ※「文創副刊」徵稿資訊:歡迎各類型文學作品投稿! 創作類型:小說、散文、新詩及各類型圖文創作均可作品資格:未公開發表、出版(發表於個人部落格可)作品字數:一萬字以內 投稿、刊登、奬勵: 1.投稿各類投稿參加本計畫,皆統一以word檔格式將稿件e-mail至文創編輯部literature119@gmail.com。 2.刊登由編輯團隊執行作品類型等初步資格審查;通過之作品張貼於文創副刊部落格,刊登與否皆不另行通知。 3.奬勵暫無稿酬,但會商請本站版主群及知名寫作者共同參與評論,並每個月選出最佳文章致贈書籍以茲鼓勵。

文創獎~「文創副刊年度最佳作品」徵選辦法

每月最佳文章一覽表及票數

每月最佳文章贈書清單!!  

評論團隊介紹

第六屆文創獎 討論版

第六屆文創獎 得獎感言

 

 

 

 

早上八點半許,我剛吃過早餐,突然手機響了。手機那端傳來一個親切的聲音:「請問你是懷若先生嗎?」我說:「我就是。請問有什麼事?」她說:「我這邊是二基急診室,請問你是王進利的鄰居嗎?」我提高聲調:「王進利?」她聽出我的疑惑,連忙解釋:「他家是住在芳苑的光明路,早上車禍被救護車送來急診,我們找不到他的親人,只在他身上找到你的電話,你可以來一下嗎?」

「芋粿仔!」我失聲地叫了出來。才想起早上去街上時,一輛救護車擦身而過,「你說的那位王老先生我認識,可是他只是我的客戶,又沒有親戚關係,去了似乎也無濟於事啊!」她說:「喔!那我們只好再連絡看看有沒有他的親人。」說完就掛上電話了。

王進利?我還不曉得他的姓名,街上碰頭,我只是隨別人喊他叫「芋粿仔」。芋粿仔是八十多歲的歐里桑,人矮胖矮胖的,穿衣服通常顏色鮮豔而整齊,時常連襯衫最上頭的領釦都扣上,再戴上一頂類似日本兵的帽子,整天無所事事地在街上閒晃及用餐,入夜後,一個人獨居在光明路的一間瓦屋裡,房內沒有電,整個漆黑一片,只能聽聽收音機消遣。

那是三年前我開店做家電修理,有一天他拿了一台收音機來叫我修理,才聊了開來,原來他跟我老爸熟,還一起喝過酒,也才知道他都收聽布袋戲,於是我便邀他傍晚時分來店裏看電視,從此他每天下午六點就準時來店裏,靜靜地坐在角落觀看他最喜愛的布袋戲,一個小時看完之後,打聲招呼就消失在街道上,這樣持續半年多,直到我換了地方營業。

我知道他沒娶妻,不過似乎還有個侄子,是他最親近的親戚,可是那個侄子不住這裏,也就是說,他在急診室只孤單一人,又不曉得多嚴重,想了一會兒,還是去二基探望一下比較妥當。

到了二基急診室,問過護士之後,很快地找到了芋粿仔,他躺在急診床上睡覺,我趨身過去叫醒了他,他眨了眨帶著眼屎的眼睛定睛地看了看我,竟然不曉得我是誰,待我說出了名字後,他才用左手拍拍我的手說:「你怎麼來了,你來二林做什麼?」我說:「我來看你呀!」他還不相信地說:「你專程來?你是來二林有事吧!」然後激動而口齒不清地說:「這樣真是太夠朋友了!」

我詢問了護士,原來芋粿仔被一輛車子撞著,右臂受傷,下午要照X光,而她們也連絡上他的侄子,他侄子答應下午兩點會來一趟。那護士建議我說:「他沒有人照顧,你也不方便留下來,不過中午如果許可的話,不妨給他送個飯來。」我應允著,又走到芋粿仔床邊跟他說:「我中午再帶飯過來看你。」芋粿仔急著左手亂搖:「不用啦,你來看我這樣就夠了……,」我不等他說完,便急急地走開了。

到了十一點多,我到街上他常常去吃的那家麵館,買了一碗肉燥飯及一碗蚵仔仁湯,據店家說他常吃這樣的飯菜。還不到十二點,我帶了飯菜去芋粿仔那裡,結果看起來已恢復精神的芋粿仔直說他吃飽了,要我再帶回去,我則有點生氣地說:「跟你說要帶午餐來了,怎麼自己吃飽了,不行,這你留著當點心吃。」隨手將飯菜放在他的置物櫃上就走人了。

其實,大老遠地給他提了飯菜去,還被他推拒是有些火大,不過氣歸氣,看到他又如平常的神采,內心也感到欣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terature2009 的頭像
literature2009

文創副刊部落格

literature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林金郎
  • 故事完了?
  • 家伶
  • 故事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