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總評◎保溫冰20120131(012)  

文創副刊創刊三年來,散文刊登稿量一向少於詩和小說,前兩屆文創獎,三文類綜合評比,散文的決審表現也稍弱,相當程度反映出年輕作者較不熱衷寫散文的趨勢。

不過,從這批作品的取材和鋪敘來看,又不能說時下年輕寫手欠缺創意和表達能力,比方〈說故事的方法〉用一種王家衛式的隨性口吻抒發年輕人的多愁善感,文字頗有特色,可惜結構失之瑣碎,又欠缺線索引導讀者靠近核心。

千字小品〈銷毀〉概念頗有趣、鋪陳也見功力,唯收尾處功虧一簣,三位評審均感扼腕;寫真情〉文筆幽默老練,不時冒出的括弧註釋則令人大嘆多餘〈七星香煙〉急於套入以此喻彼的公式,僅僅凸顯了布局上的巧思,心理層次則可再加強。

幾乎每篇都有大小不一的瑕疵,即便是兩輪均得最高分、寫景能力極佳的山行者,仍不免曝露出敘事上的繁複。

另一篇我有一間書房〉,雖有評審指出語意不明,但緊扣書房醞釀出的空間氛圍相當別緻,最終以第二高分獲得評審推薦獎。

這次與蘇菲亞、薛好薰一起評審散文組作品,也是一次很特別的經驗,會議尾聲,三位評審均表示,決審十餘篇作品各有亮點,不管有沒有得獎,最希望能看到作者們再接再厲,寫出感動人心的作品。

 

    評審紀錄

    民國一百年全年度文創副刊所刊登的110篇散文之中,共有十二篇脫穎而出,獲選當月最佳作品,第六屆文學創作獎散文組年度決審,將從十二篇月佳作品中,選出首獎一名,並斟酌選出評審推薦獎。

 

時: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九日  傍晚六點半

地:板橋火車站環球  N.Y. BAGELS CAFE

評審:薛好薰、保溫冰(陳韋任)、蘇菲亞(張曉惠)

記錄:蘇菲亞

 

散文類評選   (決審會議第一次投票給分)

作品名稱

作品分數(6~1分)

總分

回眸 by 雨宮

 

4

 

4

我有一間書房 by 顏玲

6

2

 

8

囈語 by 子璿

2

1

 

3

山城一回 by 雨宮

 

 

 

 

玉蘭花樹 by 張馨尹

 

 

5

5

別後 by 雨宮

3

 

 

3

危險情人 by 明孟生

 

 

1

1

生之慾憶失序 by 這手

 

 

 

 

寫真情 by 王昕琦

4

 

2

6

七星香煙 by 欲風鏡

1

5

 

6

山行者 by 王浩翔

5

 

6

11

銷毀 by 杪月

 

6

4

10

說故事的方法 by 蘿拉小姐

 

3

3

6

 

 

    第一輪投票結果,計分最高的〈山行者〉引起評審熱烈討論,保溫冰和薛好薰第一輪即分別給予五分、六分的肯定,但蘇菲亞屬意〈銷毀〉,三人從〈山行者〉出發,展開激烈交鋒,蘇菲亞認為,〈山行者〉的文字很好,描繪山林光影也很精采,可是讀的過程中一直感覺兜繞在原地,偶爾拉出去了,又走不遠走不深,無法感動人,沒有一個較完整的情節在支撐,很明顯是投稿地方文學獎失利的作品,但文字能力很好,可以多向張英珉學習;針對情節不足以支撐全篇情感的說法,薛好薰也同意,「寫景的東西不好寫,又沒有和情結合,帶不出寓意。但是全部作品中缺失較少的。」保溫冰亦同意,文字功力確實很好。

    討論告一段落後,正式進入決審會議,保溫冰提出,先從較高分的作品開始,請沒有投票給該作品的評審說明一下,首先是次高分的〈銷毀〉,第一輪投票中獲得十分,保溫冰指出:結尾莫名其妙,戛然而止,文筆上並沒有超越〈寫真情〉、〈山行者〉和其他作品,沒有好好善終,因為篇幅短,缺點相對被放大,千字以內的小品文,結尾相對很重要;給四分的薛好薰則認為,故事沒有拉開,自身的部份是零,可惜了。但蘇菲亞在第一輪投票中就給了六分,她特別提出,這篇只有最後一句不欣賞,其實寫得還滿引人入勝的,最後一句可刪,刪了更有力量,成長的紀錄是與過去的自己相遇,不至於否定正在蔓延的未來,為何「期待不需要任何外物證明自己的那一天」,內容稍短,但很有故事性,很適合發展成小說。

    第三高分〈我有一間書房〉,保溫冰很欣賞,給予最高分六分肯定,「空間感層次營造很成功,一開始是想像中的書房,後來因為室友喝醉酒失控,她被迫搬出來,得到男友的應許,於是和男友共同規劃的書房漸次浮現,當眾多散文在為賦新詞強說愁,大量寫校園戀情、寫對山水自然的愛好時,這樣焦點獨特的作品反而清晰,書房由虛變實,轉折微妙,有都會感。」薛好薰亦頗欣賞作品中描繪的、都市裡到處租房子的遊牧民族,但她提出質疑,首先,「書房』的意象等於「家』嗎?男友等她搬來後才整理?還叫她把戶籍遷過來,這是求婚嗎?我搞不清楚她的重點,最後算是擁有一個家嗎?

   再來是六分的作品,先討論〈寫真情〉,保溫冰首先提出,文字老練,但有個小缺點:「文中不時會加一些帶括弧的俏皮說明,這樣的用法須有其必要性,我覺得玩過頭了,遊戲意味很重。」薛好薰立刻補充:「這不是小缺點,這是大缺失。」蘇菲亞則提出:「長句太多了,贅字也不少,讀來很辛苦,長句人人會寫,但用對時間點才有力量與強大情緒,長句真的太多了。這是個不錯的題材,文章風格夾雜鬧劇與玩笑成分,雖然散文的包容度很大,但讀來覺得文章動線歪歪扭扭,情緒不定,結尾還不錯,反正作者就是不走抒情路線,但我特別質疑的是下面兩句:

我只知一昧怨埋母親性格不夠乾脆太過多慮(顯),未知她其實也有甚具魄力的另一面(隱)

而這麼些年來,旅跡由北至南幾乎踏遍整個日本,當中卻未有過任何一張寫真清楚攝錄我(熟)與母親(衰)

(顯)、(隱)、(熟)、(衰)是什麼意思,令人想打他()屁股,已經用了一大堆文字在描寫了,讀者自然會懂,還要括號告訴人家這是顯性,那是隱性,這是我的成熟,那是母親的衰老,手很癢,我實在很想打作者屁股,如果讀者不懂,寫得落落長也沒用要檢討自己的文字表達能力,精、簡,才有力啊!」

再說到〈七星香煙〉,蘇菲亞指出:「這篇的聯想很有意思,我個人也喜歡聞硫磺的臭味,七星山和七星煙,有山癮也有煙癮,看到七星山解了山癮,聞到七星煙解了菸癮,硫磺臭,有人愛,香菸也臭,愛的人更多,題名為七星香煙,多了份狡詰,但也是結尾疲弱的毛病,「我遺忘了過往雲煙時我們還在一起」欲言又止力量出不來,七星香煙是如何作為記憶證明,又如何玩弄人呢?」但保溫冰以自己抽煙的習慣為例,持相反意見:「結合七星山和菸是一種技巧,但太白,也太刻意補充那種感覺,有些東西寫太清楚就少了朦朧美,沒有餘韻,論述是有趣,但山癮和煙癮都不夠深刻。」薛好薰亦提出,如果拿掉煙霧繚繞的硫磺煙比喻香菸的部分,單就爬山部分看,其實比山行者遜色多,蘇菲亞又提出,看看他的第一句,「像是菸的癮,只為了那麼一口香。』、「一山過一山,終於得到了我內心渴望許久的七星,那累積壓抑的癮瞬間飄散,像七星香煙一樣飄散在陽明山區。』其實詮釋了山癮與煙癮,作者本身也愛爬山,那上了七星山,既解了山癮也解了煙癮,其實是很有創意的......經過一番討論,薛好薰和保溫冰仍認為,寫煙癮的方法很多,但本篇並沒有達到令人驚喜的程度,而且山癮的部分也淺,只寫到皮相。在討論〈說故事的方法〉前,薛好薰提出自己的選文標準,在於主題夠不夠鮮明、結構夠不夠完整,還有淺詞用句、情感自不自然,像雨宮所寫三篇,情感都很造作,我評完才發現,剛好那三篇都沒選到。蘇菲亞補充到,「對,雨宮這幾篇的風格都很像,稠麗的文字和沉重的、個性化的情緒,但我必須坦言,只有片段式佳句,沒有佳文,也沒有完整的主題和較深刻的細節(情節)來包裝來支撐,只是落入一種氛圍,讀過很容易就忘,只有講祖孫情的「回眸」讓我印象較深,因為有祖孫相處的具體細節,而且前後有扣緊,情感較細膩也較真,我只會選回眸。』

保溫冰先提出自己對〈說故事的方法〉看法,「題目和內文的關連在哪?結構鬆散、語法太隨性,最後的結尾太跳tone,也許新世代寫這種東西很得心應手,但那麼自由的寫法讓我想問:核心是什麼?到底什麼是說故事的方法?」蘇菲亞則認為,筆調很細膩,中間一大段太像歌詞了,我都忍不住要打起節拍跟著朗誦,但結尾弱掉了,而且和題目沒啥關係,內容寫和女孩的相知相遇、內心的百轉千迴、最後又退回自己的世界,的確像夢一樣,令人愉快充滿期待又無疾而終,題目應改為和夢有關的字眼,才有交相呼應,保溫冰亦有同感,他指出:除了題目的問題,結構上也顯得鬆弱,好像信手拈來抓不到核心,很有日記風格,呈現某個時期的生活切片,薛好薰則認為,押韻的句子讓人印象深刻,很像王文華的《蛋白質女孩》,但又沒什麼特殊之處,雖然在按部就班日復一日中偶現一個讓人怦然心動的點,但他沒有任何具體行動,一切波瀾又歸於平常,沒有產生任何改變,或改變的契機,或深刻的生活體驗。再說到〈玉蘭花樹〉,薛好薰在第一輪投票中給予五分,她喜歡文中氛圍,內容講「物是人非,也講與外公的感情,情感自然不造作。」保溫冰提出,「行文中規中矩、文字通順,是一篇寫親情的美文,但詞藻應更講究,像大考的作文題目,也像學生抒懷之作,雖然缺點不大,但加入一些創新和創意我會比較欣賞、分數會更高。』蘇菲亞則提出,「玉蘭花樹可惜了,前四段讓我覺得清新可喜,但作者落筆前沒有順好自己的思緒,注意看,文中出現兩個幼時、一個小時候,和「我憶起記憶中的玉蘭花樹」那幾行,我懷疑這四個時間有重疊,而且重疊不少,可是四部份的敘述有衝突,首先,供花給老師的時光長達四年,而且很美好,應該不至於「分不清桂花香和玉蘭花香」,而且「不喜玉蘭花香」甚至「討厭起玉蘭花香,那老是讓我作噁的玉蘭花香味」,而且夜晚的玉蘭花樹還會讓她聯想「驚悚的畫面」,「盡責演譯著詭異氣氛」,所以我說回憶的時序錯亂前後矛盾,除非這四段的時空不相連,如果相關,應該放在一起講,而且細細講明一路的變化,可同時包括成長的心路歷程,可是我讀來卻是錯亂,所以我說可惜了』薛好薰則下了結論:「描寫的細膩度欠周詳。」

討論至此,三位評審又將全部作品做一回顧,薛好薰先講〈回眸〉,「我不知道第一段的用意何在?一開始以為她在寫母親,後來才知是阿公,應該把會造成敘事對象混亂的第一段去掉,而且從為人孫到為人母親跳太快了,什麼小蘿蔔頭因病開刀,沒有什麼銜接,這會是一大缺點。」蘇菲亞立刻回應:「我也是讀到一半重讀,才知道對象是阿公。』保溫冰則認為,「使用到的素材滿豐富的,場景也很多,想說的很多,當然也就有取捨上的問題,有寫到抱捧習俗和父後七日,有其延伸的廣度和意涵,相形下,〈玉蘭花樹〉的寫法反而稍嫌輕盈。」蘇菲亞也贊同,有些祖孫相處的細節很感人的,內文有阿公背她,結尾又恍見阿公背她,但有一個大問題,「人家叫她來捧,可是她是孫女,和她什麼關係?她的解釋並沒有解釋,她到底是孫女還是大女兒?』

再到討論〈囈語〉,蘇菲亞認為:「講單戀的心情,文字很好很美,前四段都很傳神,包括一群排球門外漢的瞎鬧和熱情,但後來就陷入那個失落的情緒走不出去,越寫越窄,結尾也不是真的豁達或雨過天晴,散文有時真要做到興發聯想,才能讓人眼睛一亮。』薛好薰也欣賞文字之美,但保溫冰直言,「他的結尾讓我很反感,明明是單戀的情緒,結尾又突然跳脫了,未免也扮演太多角色轉得太快,此外,為何結尾一定要這樣光明又八股?為什麼要誦經、默念、祝禱,好奇怪!是要參加朗讀比賽嗎?」

最後,蘇菲亞還是忍不住替〈銷毀〉拉票,她表示該篇情節性很夠,保溫冰還是覺得千字文章的結尾更該嚴謹處理,蘇菲亞說,她也不喜歡這個結尾,但扣除這部分,其實文章的情感有出來,而且它處理「銷毀」之於回憶的手法,確實有獨到之處,薛好薰表示自己雖也喜歡這篇,但文章節奏可再加強,殊為可惜。保溫冰則想替〈我有一間書房〉拉票,他拿〈山行者〉互為比較,〈山行者〉是那種讓人看了眼睛為之一亮的散文,用字非常精緻、縝密,可是後來列印以紙本閱讀,仍會發現不少累贅與繁複之處,跟〈我有一間書房〉相比,後者顯得脈絡清晰,且風格化。

討論到此告一段落,中場休息五分鐘,三位評審從有得票的作品中選出心目中的前三名,寫於紙條上,亮票之後,結果如下:

第二次投票

作品名稱(附超連結)

作品分數(6~1分)

總分

回眸 by 雨宮

 

1

 

1

我有一間書房 by 顏玲

2

3

 

5

玉蘭花樹 by 張馨尹

 

 

2

2

山行者 by 王浩翔

3

 

3

6

銷毀 by 杪月

1

2

1

4

 

〈山行者〉得6分,〈我有一間書房〉5分,〈銷毀〉4分,〈玉蘭花樹〉2分,〈回眸〉1分。

〈山行者〉以最高分得到首獎。由於〈銷毀〉得到三位評審的分數,保溫冰表示可以從〈我有一間書房〉、〈銷毀〉中選擇一個推薦獎,蘇菲亞表示建議兩篇都給,畢竟兩者風格不同。保溫冰覺得推薦獎只給一名即可,不需要為風格不同而增列,因為這些作品都還有進步的空間。薛好薰亦表示這些進入年度評選的作品,在月佳階段都已得到肯定,且〈銷毀〉雖得到三位評審的分數,但也有三位評審一致不滿意的缺點。

由於多數評審認為只給一名推薦獎即可,三位評審最後決議,只有〈我有一間書房〉名列推薦獎。

第六屆文創獎散文組評審會議圓滿結束。

 

332256_2643221315062_1091474586_32184294_1403438012_o  蘇菲亞給落選作品的小小意見:

〈生之慾 憶失序〉

評語:我先說一下,不是小時後,是小時候,不是龍絞翻騰,是龍蛟!

這是BENQ失利的作品吧?文創投稿沒說不能放照片,但拿掉照片對文章沒有任何影響,放上去也沒有加分的效果,作者投稿前要想想自己作品的屬性,投稿文創是比文字,非影像。其次,為何卍字被沒拿起來阿公跑不出來,阿公為何要跑出來,從哪裡跑出來,自始至終都沒講,就只是在寫一種氛圍,很可惜,因為故事營造氛圍,只有文字在撐,很空洞,但這確實是一個好題材。

〈危險情人〉

評語:這篇挺有意思的,可是結尾太像禁煙的衛教文宣了,離開你整段可以濃縮,「白長壽」可以發揮的,作者卻放過了,抽菸明明短命,菸盒上端端正正的篆體卻說「長壽」,簡直是偽裝的妖魔、洋裝純潔的黑寡婦,內容太短,算是有創意的練習之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terature2009 的頭像
literature2009

文創副刊部落格

literature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