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創作者本站:http://www.yon.com.tw/

※文創副刊即日起與大紀元時報副刊合作,所有投稿文章由大紀元時報副刊編輯二次選刊,目前暫無稿費,入選者可獲當日報紙一份※投稿本刊三個月未經回覆,視同未入選,得自行轉投他處無須告知,未滿三個月另投他處請來信抽稿 ※這裡是『台灣文學創作者協會』官方部落格,將不定期舉辦各項活動。 ※「文創副刊」徵稿資訊:歡迎各類型文學作品投稿! 創作類型:小說、散文、新詩及各類型圖文創作均可作品資格:未公開發表、出版(發表於個人部落格可)作品字數:一萬字以內 投稿、刊登、奬勵: 1.投稿各類投稿參加本計畫,皆統一以word檔格式將稿件e-mail至文創編輯部literature119@gmail.com。 2.刊登由編輯團隊執行作品類型等初步資格審查;通過之作品張貼於文創副刊部落格,刊登與否皆不另行通知。 3.奬勵暫無稿酬,但會商請本站版主群及知名寫作者共同參與評論,並每個月選出最佳文章致贈書籍以茲鼓勵。

文創獎~「文創副刊年度最佳作品」徵選辦法

每月最佳文章一覽表及票數

每月最佳文章贈書清單!!  

評論團隊介紹

第六屆文創獎 討論版

第六屆文創獎 得獎感言

 

 

 

 

  拉長的悠遠環繞,環繞一種無法消褪。

  最近總是沉浸於放縱,像孩子趁著大人不在家時的惡作劇,那種感覺彷彿像皮筋被繃得太緊快要彈性疲乏,又如久未運動突然的跑步導致肌肉痠痛。哪裡來的水晶般的脆弱呢,音樂溫柔的飄浮在身旁,縷縷裊裊舒捲出一痕痕憂傷輕輕擁住我,躺在他的懷裡,彷彿情人的依偎,而無由的忽然一陣鼻酸。

  後來的後來,我才發現,音樂的確連結著記憶,一如照片勾起的一串串過去,無論灰鬱或晶瑩。而大部分的,那些自己隱形的時刻,當然沒有相機陪伴,存在的大概只有音樂吧,於是那些成為見證,見證一段又一段的輕如羽毛。時間軸不斷拉遠,像電影場景聚焦在那些下著雨的夜晚,一個人在闃黑裡占卜,牌象當然是準確的,而明滅不定的是心境,飄搖如風雨。抱著書本像抱著情感不可捉摸,每一次的占卜有如拿著抹布,是抹淨,抑或渲染一大片慌茫?曾經的那個人啊,是一次註定的偶遇,我們在接下來每一次的短暫交流眼神,填充無意義的對話,可我還將那些仔細摺好,收進左心的口袋裡。然而許多事總會被風吹亂。他無預警的轉學,而我竟是在他人的言談裡拾獲,絲絲的曾經,在東北季風來臨時愈發顯得凌亂,我彎腰靜靜的撿起,將這一切織成細密的網子,然後忘記自己存放在哪裡。

  而在某一天,心血來潮搜尋著舊歌,像尋找老朋友一般,當播放鍵一按,周圍的溫度就慢慢從冰冷回升至熟悉的溫暖,那些,是一聽開頭即能辨認的曲子,隨著樂曲的前行,一些記憶忽然就以投影片的形式經過,我們寒暄、問好,也許坐下來長談,翻動過去,而當黎明將近,我們也只能溫柔的擁抱,笑著再見。會再見嗎?我無法確定,但至少那些真的存在過。

  又放了好幾首歌,他們串著無數的年少。夜裡一個人看著影片跳舞,或是眼睛早瞇成一條線卻要趕完企劃,還有行程表上散亂的開會與彩排,那些年,我們攜手走過的日子,像一盞茶,要經過好幾道程序才能嘗到最後的回甘。

  塵封在櫃子裡,記憶被撕開一角,卻仍是茶包的形式,而或許歌曲正如熱水,輕輕一注,就注出一壺清香來。蒸騰一室的嫋嫋,緩緩的、溫柔的,在空中迴旋出數縷迷茫,如絲、如霧,如我那些,忽近忽遠的回憶,如幻又如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terature2009 的頭像
literature2009

文創副刊部落格

literature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林金郎
  • 子璿的作品很有[新散文]的味道
    我所謂[新散文]跟[新小說]一樣
    不太強調故事主體性
    強調得反而是一種氛圍或情境
    要表現的不是一個主旨
    而是一個概念或情緒
    是比較意境與抽象的
    這種作品要表現好並不容易
    但本文我覺得還滿不錯的
  • 子璿
  • 耶?
    新散文?
    這真是一個神奇的詞(笑

    不過我必須承認我在寫作時
    確實是憑著一種感覺
    像是印象派那樣子抓住氛圍

    唉呀呀不過就某一種層面來看還真是沒有企圖心的寫作者XD
  • 子璿
  • 唔這是告訴我要有企圖心的意思嗎(笑

    啊哈哈等我有空一點再來認真認真好了
    是說我有些懷疑自己是否會有那一天(汗

    (對了其實我真的覺得簡體字很醜)
  • 林金郎
  • (對了其實我真的覺得簡體字很醜)

    完全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