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創作者本站:http://www.yon.com.tw/

※文創副刊即日起與大紀元時報副刊合作,所有投稿文章由大紀元時報副刊編輯二次選刊,目前暫無稿費,入選者可獲當日報紙一份※投稿本刊三個月未經回覆,視同未入選,得自行轉投他處無須告知,未滿三個月另投他處請來信抽稿 ※這裡是『台灣文學創作者協會』官方部落格,將不定期舉辦各項活動。 ※「文創副刊」徵稿資訊:歡迎各類型文學作品投稿! 創作類型:小說、散文、新詩及各類型圖文創作均可作品資格:未公開發表、出版(發表於個人部落格可)作品字數:一萬字以內 投稿、刊登、奬勵: 1.投稿各類投稿參加本計畫,皆統一以word檔格式將稿件e-mail至文創編輯部literature119@gmail.com。 2.刊登由編輯團隊執行作品類型等初步資格審查;通過之作品張貼於文創副刊部落格,刊登與否皆不另行通知。 3.奬勵暫無稿酬,但會商請本站版主群及知名寫作者共同參與評論,並每個月選出最佳文章致贈書籍以茲鼓勵。

文創獎~「文創副刊年度最佳作品」徵選辦法

每月最佳文章一覽表及票數

每月最佳文章贈書清單!!  

評論團隊介紹

第六屆文創獎 討論版

第六屆文創獎 得獎感言

 

 

我第一次見到那女孩是在一個很神奇的場合。她很突然的出現在我面前。她是個外表似乎只有五歲的可愛小女孩,但說話的內容和口氣卻有超齡的成熟。

    「你怎麼跑到這啊!」她的語氣滿是責備的對我說。

跑到這?這裡是哪呢?

「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啦!」

呵呵,有什麼地方是我不該來的呢?

「真是的,還再傻笑,你再不小心點她會很擔心耶!」雖然仍是斥責的話,但卻帶了點悲傷。

為什麼要這麼說呢?而且她是誰?

「還問這麼多!真是的,你好歹也是大人耶,還要我照顧你。」

她是在回答我的問題嗎?但為什麼她會知道呢?我明明都是在心裡想啊。

「問題真多耶,好了啦!快跟著我,我帶你離開這裡。」小女孩拉著我的手往前方走著。

看著根本握不住我這張大手的小小手,於是我反握住她,感受著被我的手包覆的小手,我的心中有股難以言喻的感動,不懂為何會湧現出這種情感,這感覺就像是,終於觸摸到一度以為再也沒機會觸碰的珍貴事物般令人動容。

「吼!你怎麼這麼噁心啊!不要一直看人家的手啦!」小女孩雖然怒吼的說著,但臉上卻佈滿紅暈。

她生氣的吼著,我卻只覺得她很可愛,而此時我的心中泛起像是小男孩喜歡捉弄心儀女孩的念頭,於是我加重了握住她的手的力道。

「你再這樣我就生氣,不理你喔!」小女孩嘟起嘴,似乎真的生氣了。

見到她這樣的反應,深怕她真的生氣而不再理我,於是我放鬆握住她的手的力道,並打算收回盯著她的手的視線,不過接著卻發現了一個吸引我目光的東西。在小女孩白皙的左手臂上,有一個雖然小,卻引人注目的圖形。

那是……星星?

「你看到了啊?呵呵,你從以前就很喜歡這個痣呢。放心吧,以後還會繼續留著的。」小女孩顯然對於我發現這顆痣而感到開心。

真的嗎?那真是太好了。

「你真的都沒變呢,只是一顆形狀特別一點的痣就讓你這麼喜歡。」

她笑的更加燦爛了,望著她純真的笑容,我的心情也同樣的開心起來,但沒多久,她卻收起笑臉,轉為嚴肅警戒的神情,並停下腳步,視線死盯著前方。對於她突然的轉變我感到有些措手不及,於是將視線看向使她變色的方向。

在我們的前方有一個看起來約莫六十歲的老頭朝我們走過來,我再看看小女孩,發現她的表情更加警戒了。所以我確定了,就是這名老人使她開始如此緊張。

怎麼了?為什麼這麼緊張?

「等一下不管遇到誰,他們問了什麼問題都不要回答。」小女孩口氣認真的交代我之後,便又跨步前行。

隨著我們越來越接近那名老人,我的心情越是忐忑不安,因為不知道到底會發生什麼事,再加上剛剛她那麼嚴肅的叮嚀我,使我非常警戒那名老人,但直到我們與那名老人交會過後,他都沒有對我們做什麼事情,於是我放鬆的吐了口氣,正當我放下懸在上頭的心跳,並暗暗慶幸平安渡過危機時……

「吶,年輕人,你叫什麼名字啊?」

老人年邁的聲音突然在我耳邊響起,使我害怕的往小女孩那邊靠過去。

不理會我的驚嚇,他仍死纏爛打的越來越靠近我,並繼續問著:「你叫什麼名字啊?」

我——

當我張開口想發出聲時,卻意外的發現居然無法說話,但不知道為什麼我卻並沒有因為這個變化而感到緊張,反而只是困惑。

「吶!你快說啊!你叫什麼啊!」老人似乎失去耐心的大吼起來。

本來一直故意無視老人,筆直向前走的小女孩也終於受不了的停下腳步,生氣的怒吼說:「你吵死了!不要太過分了!」

被她這麼一吼,原本肆無忌憚的老人害怕的縮起身體,死命的瞪著我,然後用既不滿又是畏懼的眼神看著滿臉怒意的小女孩。兩人互相瞪視沒多久,老人宣告失敗,以不甘願的表情離去了。

結束了剛剛似乎一觸即發的危急狀態,反而讓我感到有些可笑,一個六十好幾的老人居然用這麼懼怕的神情看著一個才五歲的小女孩,照理來說這角色應該要對調吧?而且最後結果居然還是這小女孩贏,真是讓人啼笑皆非。

「哼!一抓到機會就想亂抓人。」

呵呵,還真是個母老虎呢。

「喂!你這麼不機靈,我當然只能兇一點啊!真是的,也不想想我這都是為了誰。」小女孩似乎感到相當不滿的撇過頭。

好嘛,好嘛。是我錯了,不要生氣喔。

小女孩很快的就心軟了,於是轉過頭說:「你接下來真的要聽我的話喔,絕對不可以說話喔!不管是誰。」

嗯嗯,我決定聽妳的話!

聽到我的保證,她露出如花般美麗的笑容,「一定喔!如果你沒照我說的話做,她會很難過的。」接著她的表情顯得哀傷的說:「還有我也是…」

望著她如此悲傷的神情,我的心都痛了,就算要犧牲全世界,我也不願見到她這麼難過的模樣啊!一想到此時她的悲傷就是因我而起,使我更加的心疼了,於是我在心中發誓絕不讓這張臉浮上哀傷的表情。

「你當初也是這麼說呢…但我也只會因你而悲傷阿…」小女孩露出不符合年紀的苦澀笑容說著。

我以前也有這麼說過?

「呵呵,真是貴人多忘事呢。快走吧,不然就來不及了。」小女孩似乎不願再多說,或繼續想起過去的事,而又開始邁開步伐。

隨著腳步的移動,我發現週遭的景色由濃的分不清身在何處的灰霧,漸漸轉變為明亮的鄉野小道。四周被農田包圍,田地裡的農作物被明媚的陽光照射的閃閃發亮。似乎是因為剛剛下過雨,踩在腳底下的泥地小路有些溼軟,並且有著一股獨特的泥土味。

我閉上眼深深的吸一口氣,感受著週遭的一切,這裡使我感到懷念,讓我不願離開,想要好好的享受這大都市所沒有的自然氛圍。

好懷念啊…我曾經很熟悉的啊,為什麼卻想不起這是哪呢?

但不管怎麼樣,這裡的一切是這麼的舒服,使人流連忘返啊!不如現在就永遠待在這吧!

小女孩讀到我心中的相法,驚慌的說:「什麼?你不能留在這啊!」

為什麼?我很喜歡這裡啊!而且,我也想和妳在一起,我想照顧妳,守護妳。

小女孩微愣了一下,接著又露出微笑說:「快了,快了。很快的你就可以照顧我、守護我了。」

這是什麼意思?

這回小女孩並沒有回答我,「再說,這裡不是你真正懷念的那個地方,這只是照你心中的渴望出現的場景。」

我心中的渴望?這是我渴望回到的地方?但為什麼我想不起來呢?

小女孩抬起頭對我溫暖的笑著說:「下次要真的帶我到這個地方喔,我也想要好好感受你最喜歡的地方。」

看著她的笑顏,讓我有股又是欣喜又是熟悉的感覺。歡喜在她稚嫩的臉上有著無憂無慮的快樂,但卻又有沉在心底深處最懷念的心安,就好像在很久很久以前我就看過這個笑容,並為著她心跳、呼吸。

「好高興阿,就算你已經忘了,但只要你心底的最深處還記得我的笑容那麼就值得了。」小女孩的語氣參雜著既是快樂又是無奈的複雜。

「不過現在你的心跳、呼吸都不再是我的了喔,你要為了她而努力喔!」她像是割捨重要寶物般艱澀的說著。

她的話像是要把我讓出,想要把我棄之不顧,這個想法使我的心頓時慌張起來,並且痛苦的難以承受。

這時,我找回了自己的聲音。

「不要丟下我!」

一聽到我說話,小女孩驚訝的看向我。

我跪下來抱著她小小的身軀,「我愛妳!」

這是我的肺腑之言,雖然對一個才剛認識沒多久的小女孩產生這種情感是令人難以相信的事,但我可以肯定的是,我絕對沒有瘋。

被我抱著的小女孩久久不言,於是我有些緊張的放開她,看向她的表情,發現她一臉肅穆。

「你…可以講話了?」

我沒想到她居然沒有回應我的表白,反而問我這問題,但我還是回答了。

「嗯,好像可以了…」

「嘖!糟糕,待太久了!不能再拖了!」小女孩說完後慌忙的又牽起我的手開始用跑的。

我困惑極了,不懂為什麼她對於我的告白沒有任何回答,也不解為何她要因為可以開口講話而如此慌張。

跟著她的腳步不斷的向前跑,沒多久後就看到前方有一群人朝我們走過來,在越來越接近時,小女孩再次叮嚀我絕對不可以講話。

我滿懷不安的與那群人交會,沒想到那群人也像之前老人一樣,回過頭來個個都在問我名字,這讓我感到害怕,他們就像惡虎撲狼似地發狂的問著,而我只能緊閉嘴巴,眼神直盯盯的看著跑在我前頭的小小背影。

也不知道跑了多遠的距離,我們終於甩開那群纏人的傢伙,並且我們也從田野間跑進了樹木林立的森林之中。

小女孩的腳步漸漸緩慢下來,轉為用走的。

「終於到這了,只要再走一小段路就到了。」她的聲音有著滿滿的安心。

這是哪?

就在我還載著滿肚子的困惑環視四周時,小女孩停下腳步了,於是我也跟著停下。而這時我們的面前是一片寧靜的湖。

感覺到有隻小手正在拉扯我的衣袖,於是我低下頭看向小女孩。此時她的表情有著難以言喻的複雜。

「怎麼了?」我有些不捨的問。

她突然抱住我,將頭埋在我的腰部,「謝謝,謝謝你還愛我,但回去後要忘了喔!」

「回去?我要回去哪?而且我不想忘記妳啊!」

她死命的搖著頭,說:「不行,你一定要忘了!如果你還用這種情感愛著我,她會很可憐,而且很難過的。」

『她』到底是誰?

小女孩抬起頭,雙眼泛著淚光,但嘴角仍勉強的掛著笑容說:「我已經原諒你忘了我,所以這次換你要原諒我忘了你喔。」

什麼?

就在我驚訝與不解時,她突然把我往後推。

「啊!」

我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跌入湖內,訝異的望著站在池邊的她,她的表情是不捨、難過,但更多的是祝福。在落入湖前,我聽到了她的最後一句話。

「答應我,要好好愛她。也要遵守承諾的照顧我、守護我喔。」

這是我在失去意識前不斷盤桓於腦中的話……

 

透過矇矓的視線,我看到雪白的天花板,但仍然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隨即一張熟悉的臉出現在眼前。

「老公!你終於醒了!謝天謝地!」女人的聲音充滿著喜悅、感動。

我恍恍惚惚的看著抱著我哭的女人。

「芬美…我…怎麼了?」

芬美抬起淚眼婆娑的臉龐,哽咽的說:「你這笨蛋!你出車禍了啊!差點就死了啊!」

突然間,原本停止運轉的腦袋終於醒來了,而我也終於想起發生什麼事了。

是啊!我出車禍!那天晚上下大雨,視線不佳,沒想到對向車道一台大卡車就這麼筆直的朝我衝撞過來啊。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擔心、多害怕嗎?萬一你就這樣走了,你叫我和快要出世的孩子怎麼辦啊!」

芬美的指責使我愣住了,先是看向她那已經八個月大的肚子,又看向雖然滿臉眼淚卻盛著怒意的她。一股熱意湧上心頭,眼淚不爭氣的流了下來。

「太好了…能活著真是太好了…當我看到直逼視線的大卡車車燈時,我好害怕啊!好怕再也見不到妳,而且也來不及見到我們的孩子啊!」

一手抱住芬美,一手摸著她的大肚子。我們兩人相擁而泣。

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我在生產室門外來回踱步,這就是即將為人父的緊張、興奮嗎?

「哇——」

生了!

生產室的門終於打開了,我趕緊趨步向前,欣慰的看著因剛生產完而一臉倦容的芬美。

「辛苦妳了。」

「恭喜你,生下一名健康的女嬰。」護士將女嬰抱給我。

我懷著緊張的心情將她接過,看著睡的香甜的她,我的內心充滿著感動。我感謝上天讓我活著,讓我可以親手擁抱我的寶貝。

這時,我突然發現在她的左手臂有顆痣,而且是星形的!

這不就和那女孩一樣嗎!難不成……

我一直盯著女兒睡著的臉,接著,我哭了。因為我終於知道那女孩是誰,了解那時不斷指的『她』是誰。

「謝謝妳…謝謝妳,我的女兒,謝謝妳…救了我。」

在一旁的芬美和護士們不解的看著我的舉動,但我像是視若無睹的緊抱著她,邊哭邊說著。

這,就是我和那女孩第二次的見面。

 

「星憶,我帶妳來了喔。這是我答應過妳的。」我溫柔的對躺在嬰兒推車裡睡著的星憶說。

此時我們到了我的故鄉。沒錯,當時在那生死地帶的場景就是我從小長到大的鄉下。長大後的我為了賺錢而離開鄉下,雖然離開是我自己的決定,但在都市住越久,就越是懷念這大自然的美麗。

「你對女兒溫柔的讓我都要吃醋了。」芬美開玩笑的說。

我將手放上她的腰,輕吻了她一下,說:「妳們兩個都是我這一生的最愛。」

芬美嬌笑的說:「好啦!我們快回爸媽家吧!」

我們很快的抵達我的老家,爸爸、媽媽看到我們都顯得相當開心,尤其是看到他們的孫女更是笑的闔不攏嘴。

「瞧瞧我的孫女,長的多可愛啊!」

「生女兒好啊!女兒比較聽話又體貼。而且阿,你們曾經聽過一個傳說嗎?」

媽媽的話引起了我的興趣,我趕緊叫媽媽繼續說下去。

「以前的人都說女兒是爸爸前世的情人阿。所以啊,你瞧生女兒多有福氣,可以再續前緣呢。」

我震驚的聽完媽媽的話,因為我終於完全了解當時為何自己會有愛上五歲小女孩的瘋狂想法,以及她的每一句話的涵義。

想通所有的事情,心中一直解不開的結終於解開了。

我輕輕的握住星憶的小手,堅定的說:「我會永遠遵守我們的約定與我的諾言。」

星憶似乎聽懂了,露出最燦爛、耀眼的笑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terature2009 的頭像
literature2009

文創副刊部落格

literature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林金郎
  • 囧囧這篇小說不錯看說

    雖然類似這樣結構的作品
    (夢境回溯或生死帶)
    已經很多
    但對一位初學者來說
    這樣的臨摹是必須的過程
    而且作者的表現
    已經相當成熟
    文字也相當簡練

    再加油喔!

    PS:
    我老覺得老婆和女兒
    以前是我的前世情人
    現在卻是我前世債主呢


  • 陳榕笙
  • 很溫暖的短篇作品,作者呈現的情感很動人,結局也很好。

    如果是我,我會讓主角真的忘了瀕死中見到的一切,而用另外的主觀視角隱隱暗示其中的關聯,也就是不要說得太明白。
  • 大紀元
  • 本篇文章將於中秋節刊登!!!!
    請作者將相關資料寄至信箱
  • 晴雨
  •   很不錯的小說,推,一開始我就有猜到主角是要跑往陽間的路了!不過以女兒是前世的情人的假設來發揮創作,是個很不錯的練習,也處理的很好。
      不過我個人覺得最後一部份的解釋可以省略,不知道大家的看法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