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創作者本站:http://www.yon.com.tw/

※文創副刊即日起與大紀元時報副刊合作,所有投稿文章由大紀元時報副刊編輯二次選刊,目前暫無稿費,入選者可獲當日報紙一份※投稿本刊三個月未經回覆,視同未入選,得自行轉投他處無須告知,未滿三個月另投他處請來信抽稿 ※這裡是『台灣文學創作者協會』官方部落格,將不定期舉辦各項活動。 ※「文創副刊」徵稿資訊:歡迎各類型文學作品投稿! 創作類型:小說、散文、新詩及各類型圖文創作均可作品資格:未公開發表、出版(發表於個人部落格可)作品字數:一萬字以內 投稿、刊登、奬勵: 1.投稿各類投稿參加本計畫,皆統一以word檔格式將稿件e-mail至文創編輯部literature119@gmail.com。 2.刊登由編輯團隊執行作品類型等初步資格審查;通過之作品張貼於文創副刊部落格,刊登與否皆不另行通知。 3.奬勵暫無稿酬,但會商請本站版主群及知名寫作者共同參與評論,並每個月選出最佳文章致贈書籍以茲鼓勵。

文創獎~「文創副刊年度最佳作品」徵選辦法

每月最佳文章一覽表及票數

每月最佳文章贈書清單!!  

評論團隊介紹

第六屆文創獎 討論版

第六屆文創獎 得獎感言

 

 

  起初他以為天已經黑了。
  這森林的樹幹株株長的極高,葉又極茂,層層疊疊遮掩住頂上的空間,只露出幾枚眼睛似的空隙,眨巴著不知道是日光還是月光,而他已經走的極倦,沒有力氣分辨,姑且就當作是月光吧,既是月光,那麼現在也應當是夜間時候了。
  忽然他頭一昏腳一軟,接著以緩慢的怪異之姿倒在落葉氈上,他的肩膀僵硬地抽蓄著,鼻塞,只能以口不住地喘著氣。
  這是他上山後的第幾個夜晚?而他又為了什麼要在這迷宮似的樹海之間穿梭來去?
  「相公,這一路危險至極,請您務必小心為上啊。」
  腦海裡響起的殷殷叮囑,那是誰的聲音?
  「等我回來。」
  誰在等他回去呢?
  他的眼神逐漸模糊,終於失去了意識。


  在朦朦的燭光之中醒來,頭痛欲裂兼口乾舌躁,他勉強支起身體環視簡陋的斗室,這是哪裡?

  窣…一縷白影風似地自窗外抹過。
  暈眩,他晃晃醉極了似的腦袋試圖振作,眼中的畫面卻仍然像泡泡上的殘影,沒有焦點地漂浮。
  腳步聲?他望向通往外室的簾幕,只見一隻蒼白的,樹枝般細瘦的手自其後的黑暗中探出,接著帶出一個女子欒欒的身段,和一張…沒有五官的臉。嚇!?他摸向腰際間的短刀。
  「相公,您醒了。」一弧微笑自她臉上劃開。
  會笑,那就是有嘴囉?他忐忑地安慰著自己,想必是映進屋內的月光太過清瑩才會糊了他的目光吧。
  「相公。」
  她喊他什麼?
  女子捧著木碗在他身邊坐下,「妾身為您熬了薑湯,可以趨趨風寒。」
  恍神之中抬起目光,不料卻掉進兩潭不見底的深淵,心神一寒,昏眩更甚,他只能無力地癱在她的肩膀上,任她一口接一口地餵食。
  「雖然您吩咐妾身不用擔心,但是自從相公赴戎離家後,妾身還是忍不住向上天祈禱您能平安歸來。」她一面絮絮叨叨地說著,「您離去時曾說,等到院子裡的山茶花開了就會回來,但是您走後那株山茶卻好幾年不開了,讓妾身好生憂心。」
  是她,是她嗎?他心底一震,當下有些清醒了起來。
  「年前京裡來了消息,兵爺們對妾身說相公您戰死在沙場上,妾身想,怎麼會呢?相公明明說過了,您一定會回來的。」她停了動作,神色逐漸滲入淒絕,「所以妾身早也等待,晚也等待,好天氣時等,暴風雨的日子也等,院子裡的山茶還是不開花,相公您怎麼還不回來呢?妾身已經快沒辦法等下去了…」
  一滴血色的淚水自她目眶裡滑落,滴答,紅色的汁液沉進水黃色的薑汁裡,暈散開來。
  「不過,現在相公您回來了,妾身也終於不用再等了。」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用衣袖抹去淚水,紅色淚漬在她頰邊染了一片詭艷。接著只見她自碗裡舀起一匙血色霧花,又往他唇邊餵去。
  喀啦,木碗被手掌的力量打落在地,水潑了一地,也濺濕了她的衣裙。
  她楞楞地看著他,「相公?」
  「我不是妳的相公。」他的短刃抵著她的胸膛,村裡的和尚在上面做了法,交代要一劍刺進她的心臟,然而身體的狀況還沒恢復,他還一面喘著氣,道:「妳的相公早就死了,妳也趕快升天吧,別再危害人間了。」
  「相公,您說這話是什麼意思?妾身不懂。」她還不了解似地,一臉泫然欲泣的無辜模樣。
  一陣莫名的強風自她身後捲來,吹散了她的髮髻,飄揚的長髮襲裹住她與他。泰半的光皆被阻隔在層層髮絲之外,但他還看的見那張慘澹的臉上一對深遂而無神的眼眸,奔流不止的血色淚河,那張臉啜泣著:「相公,相公~」
  她的臉慢慢貼近他的臉,她的鼻尖就要抵著他的鼻尖。
  他實則又驚又懼,卻不知從哪生來的勇氣,在呼呼風聲與她無盡的呻吟之中吶喊:「我說,妳不用再等了,再等他也不會回來了!」
  忽然她停止了哭泣與呻吟。
  風慢慢地靜止,她的髮緩緩地飄落,最後溫順地躺在她的肩後。
  短刃已經沒入她的胸膛,徒留劍柄在衣衫之外。
  她望著他,蛾眉輕蹙,像是有著什麼困惑。
  啵...牆壁、桌椅、地上的木碗,四周的一切在一瞬間碎成了片,然後在細微的聲響中剝落,消逝在空氣裡。
  他望著她,森林裡傳來蟲鳴,呼應著他不平穩的心跳聲。
  「相公。」她嫣然一笑,美的像仙子,身影緩緩地與四周糊成一色,她的聲音也淡淡地逝去,「院子裡的山茶,終於開花了…」
  他打了個寒顫,發現身體的不適正在消失中,卻還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事情結束了,該下山去了,娘子還在家裡等著他呢。於是晃著身體自坐著的小丘上爬了下來,走了幾步一回身,卻又愣住了。
  原來自己方才坐著的是一座墓塚,荒廢的雜草覆掩了小丘,他的短刃就插在墓碑裡。墓塚之後,一株山茶像護衛的戰士直挺挺地站立,嬌弱的花朵在樹梢綻放,在月光下閃爍皎潔的白光。
  他忽然感到一陣深沉的悲傷。



  附註:山茶的花語是,希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terature2009 的頭像
literature2009

文創副刊部落格

literature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發表留言
  • 米鹿
  • 花語


    神來一筆 ^^
    終於看見貓投稿


  • wanting1210
  • ...米鹿(差點打成米粒),我幫你擦眼鏡,然後你交一篇『論<寡婦村傳奇>作品之優缺點』?
  • 米鹿
  • 『論<寡婦村傳奇>作品之優缺點』

    「起初他以為天已經黑了」,所以是接近但還沒夜晚,把人領近一個比較安靜的氣氛當中,好讓人專心下來看故事,妳很奸詐,嘿嘿!

    虛弱的醒來後,(我覺得自己也很虛弱的醒來),妳馬上用與黑夜對比最大的白色影子來抓住我的目光,但我也很想知道那是什麼樣的腳步聲,妳卻懶惰不告訴我,小氣!

    我被妳丟到無人的山上,躲在樹旁靜靜地看著這兩個人,並不覺得恐怖,因為那女人是非常溫柔的,雖然說她沒有五官,但我感覺她美的像仙子,如妳文末提到的,我還看見女子的堅貞不移,總之我很喜歡這個女人。

    PS:貓,妳又說她沒有五官,但眼睛後來就跑出來了,醜一,再一次就畫臉!!

    臉貼著臉,鼻間貼著鼻尖,本來是很浪漫的磨鼻子,卻被妳用來形容恐怖的緊張,所以這是大缺點,亂來!

    雖然,妳說他再事情結束後感覺到一陣陣的悲傷,但我感覺到的卻是一種幸福,鬼好像都是有著未完成的心願才會停留人間,所以下次再去我會記得帶上山茶花,好!正經一點,本來看到結尾時,我以為會剛好天亮,但後來想了一下,月光下皎潔的白,好像更能表達出女孩子的堅貞,在黑夜裡閃閃發光,真的非常高潔。

    山茶的花語是,希望。喔~~我醉了!!!!

    另外有兩個奇怪問題(真的是來亂的~~飛踢):
    1.這男的是村子裡的勇士嗎?還是倒楣被選上的?
    2.只有一個寡婦呀,寡婦村傳奇的命題?

    掰掰~~
  • 陳榕笙
  • 我本來也以為有一票寡婦或寡婦飄,很意外只有一員;該員寡婦飄五官是漸進式出現的,所以不算醜一,但是沒把她漸進式出現的過程描述得很令人會意;作者應是著重於描寫淒美而非恐懼,所以我覺得該員寡婦飄的「鬼性」可以少些,「人性」可以多些,變臉、流血或髮捲風等傳統怪談元素可以少些,甚至著墨於寡婦飄留戀未了情緣的寂苦即可,不傷生靈也就無須和尚與短刀等物倉皇登場,至於主角退場機制則可另外思考。

    個人淺見,說得不好,晚上請不要飄來找偶。
  • wanting1210
  • 回覆米鹿:

    什麼是醜一?

    沒有五官不是我說的,是男主角見到的,
    由於女主角是鬼,一下有臉一下沒臉應該還算說得過去。

    最後回答問題:

    1、故事寫的久遠,已經模糊了三四年前的正確設定,
      但根據我寫出來的內容推測,這傢伙應該只是自告奮勇的村人。

    2、說到命題,我得承認,這篇故事原本是我《樂ㄩㄝˋ光手札》系列裡的其中一則,
      所以故事內容是跟著音樂本身的氛圍走,如果單獨挑開來看,
      《寡婦村傳奇》這命名與內容的確有些不合。

      我應該在投稿前先重新擬定的,抱歉,這是我的疏忽。

      《寡婦村傳奇》是周華健很老的一首歌,挺好聽的。@@

  • wanting1210
  • 回覆RS.C:

    下回寫鬼故事我會試著藉由你這篇回覆調整所謂鬼性跟人性的分量。
    謝謝建議,很中肯。

    啊那個如果不傷生靈男主角就不會上山了啦,沒有交代清楚是我的問題,XD

  • 保溫冰
  • 句子波盪不大,很能契合那種幽怨的氛圍
    可是相對有些地方就很可惜,[不料卻掉進...]那一段描寫本可以推激出第一個驚悚點
    可惜弱掉了,反而一些情境的細節有精采處,如:[不知是日光或月光......]那邊

    本篇讓人想起小林正樹的一些鬼片,

    ......離鄉過久不宜返鄉,否則......嘿嘿 m = = m ......
  • 保溫冰
  • to 貓白
    醜一就是划酒拳輸了先欠一杯,贏回來就抵銷
  • 陳榕笙
  • to 保溫冰

    不是啦,醜一是划酒拳犯規但未到輸,例如玩五十十五嘴巴喊"沒有"自己兩手全開、或是玩洗刷刷出拳頭,都算醜一,累積醜二或三就要罰一杯啦~

    RS.C
  • 米鹿
  • 謝謝RS.C


    這才是醜一的精髓 ^^
    哈哈

    只可惜我不能畫貓的臉了 嗚嗚




    喜歡這地方的米鹿
  • 保溫冰
  • To RSC
    原來玩洗刷刷不能出拳頭喔。我以前玩都有出,也沒有人指正我。
    沒辦法,我是素人,受盡風吹雨打的忍讓和饒命,所以吃不到水吹不到風無法增長(身高和知識)。讓大家見笑了。^ ^
    記得有首歌就叫做洗刷刷,還滿好聽的。很high啊。哈哈……
  • wanting1210
  • 你們這群酒鬼...OAO"

    我發現有時候文章底下的留言串會與本文相呼應,氣質成形。
    但為什麼羊男的是咖啡、音樂,與意識流,
    我的卻這麼快變喝酒划拳的聊天室啦?OTZ

  • 米鹿
  • 對不起...


    好像是我起的頭..
    我自己畫臉XXXXXXX